珠玉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小说 >> 家庭乱伦

淫女小雪的淫乱生活-【2024年2月更新】

来源: 分类:家庭乱伦 查看:2次 时间:2024年02月13日

淫女小雪的淫乱生活-【2024年2月更新】

我叫小雪,从小家人就都很宠我,什么都依着我。

我直到中学也沒有男朋友,不过可不是因为沒有人追哦。每天放学的时候跟在我后面的男生可是一群一群的呢。我有时候会看见他们的眼睛里好像要冒出火光一样,小时候不懂,感觉有些怕,后来才知道那就叫性慾啊,哈哈。

自从15岁开始发育,渐渐知道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以后,就特別好奇,但是出于害羞,也不好意思问,直到家里买了电脑,才上网看到了一些关于男女性爱的图片啦,文字啦,刚开始看的时候还觉得很不好意思,后来渐渐的就觉得其实也沒什么。但是那种看过之后的心里痒痒的感觉总是久久不能消除,总想找机会体验一下。

*** *** *** *** ***

那一年我十五岁,身高165,身材不能说不好,乳房相比起同龄的那些女孩已经是很大了,尤其是一对修长的腿,是我最骄傲的地方,而且我的皮肤也很好,白嫩细腻。那年表哥十八岁,在省城大学。那年放暑假的时候我就吵着要爸妈带我去省城玩。可是爸妈都沒空,于是就在他们出差前(他们总是出差),把我送到了省城的表哥那里,因为表哥不住校,而是在外面租房子住,所以我可以住在表哥那里,白天他也可以带我出去玩,很是方便。爸妈把我託付给表哥以后就去出差了,让表哥放假回家的时候把我一起带回去。

我当然高兴了,沒有爸妈管,自由自在的,还有从小和我一起玩大的表哥陪我疯呢。

那天和表哥在外面疯了一天,回到表哥的屋子里,房子不大,只有七十多平米。不过平时就表哥和他一个舍友住,也不嫌小。现在舍友提前回家了,表哥就把那间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给我住。

我们带回来了一些宵夜,准备等下看电视的时候吃。正准备开电视,我突然想上厕所,于是朝表哥做个鬼脸,跑到厕所去了。

完事准备起身的时候,发现找不到手纸,最后在马桶的后面找到了。正心想着表哥也不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好,男生啊,就是这样……突然发现马桶的后面那一小块区域里除了手纸还有些別的东西,出于好奇,我把东西拿了出来。

原来是一个盒子,我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些书,看上去旧旧的,最上面的一本名字叫《我和妹妹销魂的一夜》,光看名字就知道是色情小说了,沒想到平时看上去一本正经的表哥还有这么一面。

本来就在外面玩了一整天,体内还正热血沸腾着呢,看到这种书自然忍不住往下翻。

这书以图片为主,加上少量文字。

第一幅图是两个女孩正在一起舔弄一个大肉棒,那根肉棒估计有20公分长,长发女孩含住龟头,估计舌头正在舔舐马眼;短髮女孩左手扶住肉棒,张开小口含住了一个睪丸,两个女孩脸上尽是得不得满足的神情。

坐在马桶上的我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一页一页翻下去,大约已经过了快20分钟。表哥在外面叫道:「小雪要快点咯,电影快开始了。」我被表哥的叫声一惊,从性爱图片的世界被拉回到显示,我不由得发出一声「啊」的叫声。这叫声在表哥听来好像是我遇到什么意外的信号,他着急的跑来,拉开卫生间的门,问道:「怎么了,沒事吧……」然后他就愣住了。

表哥就势将我紧紧抱在怀里,我们的身体紧密地贴在一起,我可以感受到表哥肉棒的轻轻颤动,表哥也能感受到我身体的有规律的起伏。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小雪,我……」我回应:「嗯……」表哥得到我模棱两可的回应后,将我一把抱起,而且是公主抱,但是我的牛仔短裤和丁字裤还挂在脚踝上,黑色的三角形阴毛区毫无遮挡的暴露在表哥面前,我轻轻的踢掉了拖鞋,表哥把我抱到客厅,问我在沙发还是去卧室,我无所谓的回答:「就客厅里吧。」表哥得到了我的许可,把我在沙发上放下,我平躺在沙发上,膝盖挂在沙发的扶手上,双腿紧闭。?

哥在我旁边坐下,将我上身抱到他怀中,轻轻的吻了下来,我也毫不抗拒,迎上了表哥的吻,我们的嘴唇一接触,表哥的舌头就很强势的伸了进来,撬开我的牙齿,在我的嘴里搅动,我也回应似的吧舌头伸进表哥嘴里,表哥轻柔的吮吸着我的舌头。于此同时,表哥的手也开始脱我的衣服,我也很配合的将小可爱从上脱下,现在我的身上就剩了白色的纯棉少女胸罩,和挂在脚踝上的短裤了,我抖了两下脚,沒有甩掉,表哥问我怎么回事,我说,短裤还在脚上,表哥伸过手去帮我从脚上褪下短裤,但是他并沒有随手丢在一边,而是拿到鼻子旁边仔细的闻起来。

我们又不顾一切的拥吻在一起,这次的时间更长,我们贪婪的吮吸着对方的嘴唇、舌头。表哥的双手也在我身上上下游动。他握住我的一只奶子,捻弄着变硬的小乳头,然后他离开了我的嘴唇,转而含住了我的另一个乳头,表哥的舌头很灵巧,弄得我更加亢奋。

他握住我奶子的手也不再是轻轻地捻我的乳头,而是用整个手掌握住我肥大的奶子,我丰盈的乳房在表哥的大手里不断变化形状。

而我的嘴在表哥的嘴离开以后,不得不发出骚浪的叫声来抒发我体内的热情:「啊……表哥……你的舌头真好……弄得我好舒服……啊……我好爽啊……哥哥用力……用力捏我……揉我的奶子……好美……好爽……好哥哥……用力吸我的奶子……我的乳头好硬……你捏的我好疼……不要放开……用力捏……我喜欢被哥哥揉奶子……好舒服……啊……欧……哥哥你好会舔……我身体好热……我下面流出好多水……好表哥……小雪想要……小雪……」

但是表哥的手指从小穴里拿出来以后,小穴里就空着,让我感到十分的难受。我一边舔着表哥的手指,一边含煳不清的说道:「小穴里好空虚……表哥快给我……小雪要……」

表哥说道:「我已经给你脱了衣服,现在轮到你给我脱了。」表哥说着放开我,站起身来,我也跟着从沙发上爬起来,站在表哥面前,想去脱掉表哥身上的衣服(其实也就是一件T恤和一条短裤)。

这时的场景十分的淫荡——一个赤裸身体的15岁少女站在一个健壮的哥哥面前,努力想扯掉他的衣服。表哥自然很配合的脱掉了他的T恤,露出他修长的上身。于是我转向他的下半身,将他的短裤脱下,由于我靠的太近,短裤脱下的一剎那,表哥粗壮的大肉棒弹了出来,弹在我脸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男人的肉棒。对比起网上看到的那些,表哥的肉棒一点不逊色,大约有17、18公分长,黑黑的,有点泛红,前端膨起的龟头有小鸡蛋那么大。

我疯狂的大叫,我估计这时的叫声就连邻居都能听到了,不过我丝毫不在乎,我只想被哥哥的粗大的鸡巴肏上天,获得最大的高潮。

在我高亢的浪叫声中,我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畅快的高潮,而表哥也在随后几下用力的抽插后到达了他的高潮,把他浓浊磙烫的精液射进了我小穴深处。

几乎是同时达到高潮的我们两人都气喘嘘嘘的瘫倒在沙发上,我们坐的那个坐埝已经完全被我的淫水浸湿了,散发出一阵阵的骚味。我和表哥互相对视,都笑起来。

「表哥,你好强啊,刚刚肏的我好舒服……」

「小雪你才是呢,我沒想到你做爱的时候竟然这么疯狂,什么话都说出来了……『陈颖雪大骚逼』……」表哥尖着嗓子学我刚才的浪叫。「讨厌……竟然学我,你完了」我正想站起来收拾表哥,才发现表哥的大鸡巴还插在我的小穴里。被我屁股一抬,已经开始疲软的鸡巴从小穴里滑了出来?

两次高潮后的我们都有点饿了,于是便开始坐在电视机前,边看电视边吃夜宵。当然,我们沒有费时去穿上衣服,而是就这样赤裸着身体嘻嘻哈哈的互相逗弄,不时的搂抱在一起,互相抚摸着对方身体,他捏一下我的乳头,我弹一下他的鸡巴,他再伸出手指扣一下我的小穴,我就狠摸一把他的肉棒。

进行着场面淫乱的互相打鬧,不知不觉已经过了零点了,电视里也沒什么好看的,而我们的宵夜也快吃完了。

突然我想到一个恶作剧,我拿起一个小笼包,放在自己挺翘的乳房上,正好盖住乳头,对表哥说:「最后一个小笼包了哦,妹妹我特意留给哥哥你吃的啊……」表哥看着一脸笑意的我,二话不说扑了上来,一口吃掉了小笼包,然后在分別吮吸了我的两个乳头一会儿后,又把我的两只半球形的奶子上上下下舔了个遍,这才离开,弄得我的奶子上全是表哥的口水,泛着淫荡的光泽。我又拿起一根很粗的双匯火腿肠,直径大概有5公分,剥掉包装,分开双腿,将我一条腿搁上表哥的膝盖,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开自己的大阴唇,右手握着火腿肠就向小穴里塞去。表哥就在一旁看着我的表演,不是用手抚摸自己昂扬的大肉棒。直到塞进去一半大约十公分的时候,我停了下来,一脸骚浪的表情看着表哥,说:「火腿肠想不想吃?」

表哥看着我淫荡的样子,将我抱到怀里说,抽出几张纸巾替我温柔的擦拭着身上残留的精液说道:「要不是我刚刚用自己的鸡巴插破了你的处女膜,我真要怀疑你以前和多少男人搞过了呢,给我吃鸡巴的技术竟然这么好。」

我突发奇想的想叫表哥「主人」试试,因为看到很多小说里的淫荡女孩都是这么叫肏她们的男人的,于是我说道:「那主人快来啊,用主人的大鸡巴狠狠地肏小雪的骚逼,让陈颖雪这个小骚货也知道知道什么是骚逼被大鸡巴操烂的感觉!」说着我又扭了扭浑圆诱人的屁股,中间一条粉红色的肉缝泛着淫荡的光。

表哥的性慾也被挑逗起来了,他也爬上床:「那今天晚上主人我就好好地调教调教你这个不听话的骚逼。」说着表哥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雪白的屁股上顿时多出一个红红的掌印。

被表哥重重的拍了一掌的我非但沒有因为疼痛而叫出声来,反而更加兴奋的说道:「那么就请主人盡情的惩罚骚逼陈颖雪吧。」表哥毫不怜惜地抓着我的手臂,把我一把抓到他怀里,说:「那今天晚上陈颖雪的表哥就是她的主人,陈颖雪这个骚逼就是她表哥的……」表哥拖长声音等我回答。

「骚逼小雪今天晚上就是表哥的性奴隶,性玩具!」我兴奋的说道。

「啪!」表哥又重重的拍在我的屁股上,顿时我富有弹性的屁股上泛起一阵臀浪,「说错了,今天晚上我不是你表哥,是你主人!你说应该怎么惩罚你这个说错话的骚逼性奴?」

「请主人用粗硬的超级大鸡巴狠狠地操烂小雪的贱穴吧!」我说出这样淫荡下贱的话的同时感到下身传来一阵快感。

表哥操我时的每一下都是将鸡巴全部拔出,然后再全部插进小穴,每一下都能给我带来最大的快感。表哥用力插着我的小穴,还伸手到我的胸前抓着我胸前垂下的一对前后晃动的雪白大奶子,用力的揉捏着。大概15分钟后我在表哥的全力操干下到达了高潮,小穴一阵阵的抽搐中,表哥和我身体结合的地方流出了我大量的淫水。

不久,表哥再一次在我的小穴里射出了精液,而且量丝毫不比前两次少。表哥将浑身瘫软的我公主抱起,在一晚上发射了三次他似乎更有精神了。他抱着我在屋子里到处走,而且一路走,一路不停地操干。一个晚上表哥几乎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都肏过我,卧室里,厨房里,餐桌上,茶几上,阳台上,浴缸里,马桶上,这个晚上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一波又一波不断的高潮里,我已经记不清高潮了多少次了,也记不清表哥的大鸡巴在我的小穴里、嘴里射出了多少次精液。我只知道最后大概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们两个双双倒在了沙发上,睡了过去,而表哥的大鸡巴整个晚上,包括我们睡着的时候,都插在我的小穴里。

就是从那个晚上起,我深深依赖上了表哥的大鸡巴,恨不得让这根我最爱的大鸡巴一辈子都插在我的小穴里。有哪个女孩会不爱那根第一次插进自己小穴,而且整整和自己肏逼肏了一个晚上,足足有六个多小时的大鸡巴呢??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从沙发上坐起,却发现表哥的大鸡巴还插在我的小穴里,但是已经软软的了,不过说的也是,昨天晚上至少在我小穴和小嘴里射出了8、9次精液,要是现在还能还能硬着鸡巴,那岂不成超人了。

我从表哥身上站起,小穴里顿时像洩洪一样,流出好多好多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把我的腿上和地板上淋湿的不成样子,我赶忙到卫生间拿来捲纸,地上擦干净,然后又到卫生间去洗澡。

可能是哗哗的水声吵醒了刚刚还睡着的哥哥,他循声走近卫生间,也不经得我同意就拉开淋浴间的门。我惊讶的发现表哥的大鸡巴竟然又硬挺挺的翘着了。莲蓬头还在哗哗的往下喷水,我转身搂住表哥的脖子,亲暱地在表哥怀里撒娇:「好哥哥,你昨天晚上好强啊,我真的快被你操死了……」表哥也搂着我的腰,双手不安分的在我的小屁股上又揉又捏:「那当然了,我是谁啊?不过你表现也不错哦,整晚都在大声浪叫呢。」

「还不是因为你操的我舒服死了……」

「对了,小雪,我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我疑惑地问。

「你想啊,昨天你的小穴被我开苞了。」

「对啊,那有怎么了,你还担心有后遗症啊?等下出去买盒毓婷不就行了。」

「你还真是懂得不少啊,不过我不是说这个。」

「嗯?」

「你后来又吃了我的『火腿肠』,让我的大鸡巴肏了你的小嘴。」

「嗯……对……」

「所以……你身上还有一个洞洞可以哦。」表哥满脸的坏笑。

我明显感到表哥紧贴着我小腹的鸡巴在不安分地跳动,我踮起脚,紧紧搂住表哥,和他一阵拥吻,然后在他耳边说:「只要哥哥喜欢,小雪身上的每个洞都可以让你来插啊,不管是骚逼,小嘴,还是……」说着我放开表哥的脖子,转过身,撅起我的小屁股对着表哥,用双手扒开两半雪白柔嫩的臀瓣,「还是小雪的屁眼,都可以让哥哥的大鸡巴插……」

看到我一副等着小菊花被插的样子,表哥的鸡巴更显粗大。他扶住我的屁股,说:「那小雪,我来了哦。」说着,大鸡巴插进了我的小穴里。

我一边享受着表哥的抽插,一边问道:「咦?……不是……说……不是说……要干……恩……啊……小雪的……哦哦……屁眼的……啊……怎么操小穴了……」

表哥一边操着我的小穴,一边说道:「小笨蛋……你看你的屁眼现在还这么干……一点润滑……都沒有……要是直接插你的小屁眼……你会疼的……」

我听到表哥的话,觉得心头一阵感动。于是说道:「那哥哥……赶快肏小雪的骚逼……等操出了水……就马上肏小雪的屁眼……小雪都等……等不及被……大鸡巴操屁眼了……」

表哥于是更加用力的操着我的小穴,不一会儿,小穴里就开始滴滴答答的向地上滴淫水了。表哥从小穴里抽出鸡巴,用手指在我的小穴里用力的掏了一把,然后抹在我的屁眼上,又在小穴里扣挖了一阵,我的淫水不住的往外冒,直到几乎把表哥整只手都淋湿了,表哥才用食指慢慢的插进我的屁眼,我那从沒有东西进去过的菊穴里顿时一阵紧缩,夹紧了表哥的手指,表哥慢慢的用食指在屁眼里抽插了一会儿,问我:「习惯了么?」

「嗯……还行……但是……哥哥……我的屁眼想要鸡巴插……快给我……不要光用手指……」我带着渴望的声音回答。

「小骚货,这会儿都等不及啦……看把你急得,你放心等下哥哥肯定用大鸡巴肏你你的小屁眼,但是你看你的屁眼从来沒被开发过,用手指插进去都这么紧,要是不帮你的屁眼开拓开拓空间,等下哥哥的超级大鸡巴插进去的时候,不把你个小骚逼疼死才怪呢。」表哥笑着解释道。

「嗯嗯。」

表哥继续用手指在我的屁眼里抽插扣挖着,频率不是很快。过了会儿,表哥说道:「加上中指了哦。」「嗯。」

大概几分钟后,我的屁眼里已经有三根表哥的手指在进出了,表哥又把大鸡巴插进了我水淋淋的小穴里,随即又抽了出来——与其说是抽插了一下,不如说了是把鸡巴伸进我的小穴蘸了一些淫水——然后把鸡蛋大小的龟头抵在我的屁眼上,对我说:「小雪,哥哥要进去了哦。」

我轻轻咬了咬嘴唇,应道:「嗯,我准备好了。」

表哥小腹用力,开始把鸡巴挤进我的屁眼里,虽然屁眼刚刚经过表哥手指的开发,但是也费了好大力气才仅仅挤进去龟头部分。我彷彿又有昨天小穴被表哥开苞时候的感觉。终于,大约一分钟以后表哥的鸡巴全部插进了我的屁眼,我的肛门也终于适应表哥的大鸡巴。

表哥开始在我的屁眼里抽插起来,我感到一阵巨大的快感涌入大脑,我又放声大叫起来:「好大的……鸡巴啊……哦……这么舒服……沒想到……大鸡巴插……插屁眼……也这么爽……好美……哥哥的鸡巴好大……操的妹妹的屁眼好舒服………啊……太爽了……」

表哥觉得淋浴间的空间太小了,推着我走出去,而一边走还一边抽插我的屁眼。走到抽水马桶旁边的时候,我们停下了,我一手扶着水箱,另一只手一会儿揉着自己的奶子,一会儿又伸到下面扣挖自己的小穴,而嘴里仍然不断地浪叫:「大鸡巴哥哥……哦……操的骚逼的……屁眼……好爽……好舒服……好哥哥……亲老公……操的妹妹好舒服……嗯嗯……哦……啊……我的骚屁眼要……要被……啊……操烂了……」

在我的浪叫声中,表哥在我的屁眼里射出了他今天醒来后的第一次精液,因为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绝对不会是表哥今天最后一次操我……一整天的时间……我在对美好一天馀下时间的的美好憧憬中,小穴里涌出一股淫水,我也在屁眼被操干中到达高潮了。

侧过头看着旁边洗手台上的镜子里,我的屁眼被表哥粗大的鸡巴肏的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小圆洞。

「表哥……」

「嗯?」

「我身上能插的地方都让你插过了。」

第02章

「哥哥,你说我今天穿什么衣服出去好?」我光着身子在衣箱翻找着适合的衣服。

表哥已经穿好了T恤和牛仔裤,他在我的箱子里翻了一会儿,跳出一件粉红色T恤和一条红白相间格子花纹的棉布短裙。

我说:「行,就听哥哥的。你说穿什么就穿什么。」说着我就拿起短裤准备穿上。

表哥笑着制止我说:「我说穿这两件,就穿这两件。」

我惊讶道:「这个……不穿内衣么?」

表哥说道:「是谁刚刚还说都听哥哥的?」

我无奈地把内裤丢在一旁,按表哥意思,穿好T恤,又套好短裙。我走到镜子前,看看自己,不仔细看还好,要是有人走近仔细看,就会发现我胸前的两个突起的乳头。

我看了看表哥,他一脸坏笑,又把手里握着的一套纯白棉布胸罩内裤塞进了我随身的小包里,说:「这样行了吧。」

我想,这样至少有机会还可以穿起来,于是点点头,和表哥出门了。

表哥搂着我的腰走在大街上,就像情侣一样。由于沒穿内裤,走路的时候总觉得有风吹过小穴,一阵阵凉飕飕的,又觉得很舒服。表哥笑着看了看我,说道:「舒服吧?」我回答:「嗯,虽然有点不习惯,不过好刺激哦,感觉还蛮舒服的。」

表哥笑着说:「你看,听我的沒错吧。」

这时,我已经完全把找个地方穿内裤的念头完全抛在了脑后。

就这样真空着,在外面玩到了八点多,终于回家了。走在表哥的住处的楼道里,表哥住5楼,走到3楼的时候,表哥突然停了下来,我问道:「表哥你怎么了?」

表哥看着我说:「小雪,我想要你。」

我说道:「那就快回家啊!我也想要呢!」

表哥摇摇头说:「不,就在这里。」说着,不由我分说。把我一把拉到怀里,开始扯我的衣服。我想想在楼道里这种公共场所做爱还觉得挺刺激,就任由表哥扯掉我的T恤,又把我的短裙脱掉,塞进我的小包里,这样我就只穿着袜子和运动鞋站在楼道里。

表哥也脱掉他的衣服裤子,让我双手扶着楼道里的扶手栏杆,他从后面,一下就插进了我的小穴。随即飞快的抽插起来。

表哥的大鸡巴每次进入我的身体都让我立刻疯狂起来,这次也不例外,但这次不一样,这是在公共场所,不能像在家里一样,大声叫出声来。

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爽的喊出声来,这种感觉真的很是憋屈。最后还是表哥理解我,对我说:「想叫就小声点叫出来吧,不要吵到邻居就好。」一边说一边仍然继续用大鸡巴用力的操幹着我的小穴。

我听了表哥的话,小声的喊出来:「大鸡巴哥哥……肏的骚妹妹……啊……我……好舒服……用力……楼道里……插小雪的……啊……嗯……骚逼……更爽啊……好爽……大鸡巴哥哥……大鸡巴老公……亲老公……用力肏破妹妹的小穴啊……」

叫着叫着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到最后也不管会不会被別人听到,我只管自己大声浪叫,说着最淫荡的词语。

「好哥哥……用大鸡巴……啊……操烂妹妹的浪穴啊……操的小雪好舒服……我要丢了……啊……」

就在我就快要到达高潮的时候,旁边的门突然开了,还有一个戴眼镜大约20多岁的男人,骂骂咧咧的说道:「我操你大爷!叫床这么大声!昨天晚上就在那叫!要吵死人啊……」

他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看到他所骂的叫床声的来源就在他的门口,一个健壮的年轻人正在用力的抽插着一个漂亮而淫荡的少女的小穴,而这浪叫声正是这少女口中发出的,正是我和表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