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小说 >> 人妻熟女

老婆被她表弟偷奸-【2024年2月更新】

来源: 分类:人妻熟女 查看:2次 时间:2024年02月13日

老婆被她表弟偷奸-【2024年2月更新】

我老婆跟我同年,我们结婚两年,感情一直都很好。

可是男人的本性就是坏的,我也不例外,对了老婆毕竟两年多,就算是老婆

多漂亮身材多棒做爱的花样多丰富也难免让我厌倦,美其名是审美疲劳吧。可是我也明白我应该盡丈夫的责任,这两年我也从未出去玩过女人。 別人都贊我是好男人,可是有苦自己知道,最近我和老婆做爱,总是感觉有

虽然老婆沒有怪责我不能满足她,但是我了解老婆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

为了弥补,我还特地在网上买了些成人用具,跳蚤,电动阴茎,刚开始给老婆用

效果还不错,跳蚤弄完整个床单都湿了,最后插入电动阴茎来完事。

可是即便这样我还是一个月也来不到一次,日子久了,老婆就只能依赖成人

用具来满足需要。这个暑假,老婆15岁的表弟说来大城市见识一下,他妈妈是我老婆的姨妈,

对我老婆很照顾,所以我和老婆就答应了让他来我家玩上一个星期。老婆的这个表弟真名我就不便透漏了,我们叫他做斌仔,十五岁的少年看上去还挺有模有样的,身材健硕,打得一手出色的篮球,读书也聪明,而且还长得

英俊。

斌仔和老婆很要好,他很赖着我老婆,经常表姐前表姐后地跟着我老婆。

一开始我也沒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他是孩子看待,后来,也就是他来我家的

第三天吧,老婆和她这个表弟出去逛街了,留下我在家出门前还吩咐我把这几天

的衣服也洗了,我无奈之下只好听老婆的,乖乖去洗衣服。我把老婆的衣服放进洗衣机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老婆的一条黑色连裤丝袜上面好像有白白的痕迹,开始我以为是髒了,拿起来一看才看出不妥,按我的经验

来看,这是精斑。

我把老婆的连裤丝袜扯开来看,裆部,袜尖处的精斑尤其严重。

我翻出老婆的其余几条肉色的连裤袜,结果都是沾又不同程度的精斑,接着

更让我吃惊的是,老婆的乳罩,内裤上面都沾了精斑。

这要我老婆来看的话也许不会发现,但是我也试过拿女人的内衣裤手淫,我

一下子就能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家里只有我一个男人,莫非是老婆的表弟斌仔干的好事

一想到老婆被別人意淫,而且那人是她表弟,我竟然有了一阵久违的兴奋。

带着疑问,我想到用一个方法测试测试这小子。

^

等老婆和斌仔逛完街回来,我就提议说喝点酒给斌仔洗洗尘,老婆还说哪有

给孩子喝酒洗尘的,最后斌仔这小子说了沒关系,他竟然会老练地说难得高兴喝

点酒也沒关系。

老婆拿我们两个沒办法,去煮些送酒小菜,然后我开了一瓶红酒,也倒了点

给老婆,老婆酒量很差,一开始说不喝,后来经不住我跟斌仔的劝酒,也喝了半

杯多,结果还沒十分钟就说头晕回去房间睡了。

^我接着喝了几杯,就趴在桌上假装醉了。

我听到斌仔叫了叫我,过了会又过来摇了摇我,我还是不起来,让他以为我

醉得厉害。

后来我听见斌仔起来,就用眼角看看他要去哪,出乎我所料,这小子竟然径

直往我房间走去。

他进去的时候还把我房门给关上,哼,这小子真天真,以为这样子我就逮不

到他。

我家有两个客房,一个给他这小子住,一个空着,空的那个挨着我房间,和

我房间有一个气窗相通,平常是关着的,我进了客房之后爬上凳子埝脚,再轻轻

把气窗推开,这样我就可以观察到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不出我所料,斌仔这家伙一进去就爬上我的床,老婆正迷煳地躺在床上睡着,

他先是喊了喊表姐,见我老婆沒什么反应,就又推了推她,老婆醉得厉害,根本

不会有反应。

这时斌仔从裤袋里拿出手机,一看,还是一部白色的苹果手机。

他拿出手机要干什么呢

^

接着我看到斌仔捉着老婆的睡裙的裙脚往上扯开,然后用手机伸进老婆的裙

底,闪了一下闪光灯。

好小子在拍他表姐我老婆我裙下风光。

^

我静观其变,看他还能敢玩出什么花样。

过了一会,也许是觉得安全了,斌仔就注意力放在老婆的胸部上,他先是轻^

轻地摸了摸老婆那对凸起的酥胸,过了会只见他索性隔着睡衣去揉啊揉。

作为一个丈夫,我看到这种行为,原本是该生气出面阻止的,但是却不知道

为什么,看到老婆被她表弟摸,我竟然有兴奋的感觉,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兴奋,

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这种感觉了,而我也感到下面逐渐变硬了。

斌仔摸了一轮老婆的胸部,摸得兴奋了,这小子竟然大胆地要脱老婆的睡裙。

虽然老婆不重,但老婆的身高也有一米七,这只有一米六多的小子竟然三下

除二就把老婆挪起来,老婆也醉得毫无招架,软趴趴地任由她表弟脱得只剩下乳

罩和内裤,老婆雪白的肉体在黑色的蕾丝内衣裤下显得格外迷人。

斌仔重新把老婆放在床上平躺,然后又拿起iphone拍了几张老婆的内

衣照。

^

斌仔放下手机,两手揪住老婆的黑色蕾丝乳罩,然后用力往上揭翻,再伸手

去掏出老婆的两个奶子,他似乎是第一次看女人的奶子,时而低头仔细观摩,时

而用手去挤捏,最后还低头一口吸住老婆的一个奶头,像小孩子吃奶一样吮吸得

滋滋有味。

眼看老婆粉嫩的奶头被吸得红红肿肿,平时只有我能吸老婆的奶头,如今竟

然被这小子吃了,我竟然沒有生气,下身也变得更加硬了。

^^斌仔吃够了他表姐的奶头,终于把精力集中在下体了。

只见斌仔架开老婆的两条长腿,成M字的姿势,然后去闻老婆的裆部,老婆

是个健康的女人,私处的味道也正常,只有一股淡淡的骚味,她表弟显然是闻了

觉得不错,就要扒老婆的黑色蕾丝内裤,但是这小子扒了扒可能觉得麻烦,就不

扒了,干脆把老婆的内裤裤裆往外扯开,这下子老婆的淫屄完全暴露了出来。

也许是第一次看到现实中女人的屄,斌仔显得很兴奋,不停地拿起他的ip

hone给拍老婆的屄拍特写,还不时用手指去扒开阴唇来拍里面鲜嫩的结构。

拍够了,斌仔还意犹未盡地低头去扒开老婆的屄来研究。

老婆肯定想不到会给这她认为还是孩子的表弟在上生理卫生课。看着老婆迷

醉得毫无表情的样子和她表弟那兴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真是强烈的反差。

斌仔看够了老婆的屄,竟然毫不犹豫地用舌头去舔,这小子显然是A片看得

不少,舔得还有模有样的,平时老婆不喜欢我舔她的屄,说这样不卫生,如今被

她表弟舔,真不知道老婆醒来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

斌仔舔了一轮,老婆竟然有反应,原本醉得微红的脸蛋变得更红,嘴巴也微

张,像是正在做春梦一样感受到快感但就是醒不来。

^

我忍不住掏出了鸡巴,一边偷看一边撸了起来。

斌仔起身脱光了下身,他还沒有长多少毛,但鸡巴竟然比我的还要大。

^

斌仔趴在老婆身上,握着他的鸡巴对准老婆的屄,只见他屁股动了几下,终

于成功地往下一沈,同时听得他舒服地叫了一声,之后就是一连串生疏的抽插动

作。

这一切来得如此的突然,白嫩的老婆竟然被她这黝黑的表弟趴在身上操屄,

而且我还能听见老婆的喘息声,显然,平时缺少做爱滋润的老婆被生理反应出卖

了。

斌仔一边卖力地抽插,一边揉老婆的奶子,老婆的大白奶子在他手中揉成各

种形状,两条白嫩的长腿M字大开,任由她表弟的大鸡巴冲击毛茸茸的淫屄,话

说女人阴毛多性欲强,这一点也不假。这不,被操了十几下,床单都湿了。

^可是斌仔这小子不争气,啪啪啪地连续插了大概二三十四下,突然就一个劲

作了最后几下冲刺,「啊!」的一声,看他的样子是准备抽出来射在体外的,但

是最后显然是忍不住,快要抽出来的鸡巴重新插进了老婆的屄里,勐地哆嗦了几

下就趴在老婆的身上。

老婆竟然被她表弟内射了,我看到这种情形,也一时忍不住,对着墙就射了

精。

事后,我恢復了理智,感到了愤怒,但斌仔好像也后悔了,勐地打了自己一

巴掌,并试图用纸巾来清理罪证,见他忙着擦干净老婆被他操得红肿的屄,又忙

着用纸巾吸干床单的淫水,之后又忙了一身大汗给老婆穿回睡裙,我的怒气也消

了不少。

毕竟斌仔还小,面对我漂亮的老婆他眼中漂亮迷人的表姐一时冲动我也理解。

于是我从新回到客厅趴在桌子上假装还在醉睡,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斌仔出来

了,在我身边停留了一下,飞快地跑回客房去。

过了一会儿我起身,回到房间,睡在老婆身边,把老婆的衣服脱光后我扒开

老婆的大腿,只见老婆的屄收缩了几下,浓浓的白浆就流了出来,操!这小子真

是天真,以为随便用纸巾擦擦就可以干净,不过看到老婆被操后红肿的淫屄,刚

才射了精的我又重新振作起来,捉起老婆的两条修长白腿抗在我肩上,对准老婆

刚被她表弟操过的淫屄进行了又一次的抽插……

这一次我干得特別卖力,床都被摇得吱吱作响,不知道客房的斌仔有沒有听

见,如果听见的话,他会怎么想是害怕还是放心呢算了,我懒得管他,谁叫

他这混小子竟然敢偷偷操自己的表姐!^

^

看着身下美丽的老婆被我紧接着勐操,我再也忍不住,再一次向老婆的淫屄^

里灌了浓精。

第二天我是被老婆叫醒的,老婆叫醒我第一句话就是说我「坏蛋!」然后捏^

了捏我鼻子朝我调皮地笑了,说「你这坏东西,我表弟在你还敢那么猖狂,套套

也不戴,人家起来下面都一塌煳涂了有了的话都怪你!」

我看了看老婆,只好笑了笑,亲了老婆一下,说「沒事,你昨晚是安全期呢。」

老婆连忙捂住我的嘴,说「嘘,小声点呀你,小心让我表弟听见了。」

我心里苦笑了一下作罢。

我和老婆穿好衣服,出来客厅,客厅被收拾得很干净,桌子上放着一张小纸

条,是斌仔留下的,上面写着「表姐夫表姐这几天打扰你们了,我有急事要回去

了,你们保重!」

老婆连忙到客房去看,出来说斌仔的衣服行李都沒了,我作了一个手势,叫

老婆不用急,给斌仔打了电话,他听到是我声音有点紧张,说他已经在回去的车

上了。

我沒有揭穿斌仔的所作所为,因为我自己也有负罪感,对于老婆,我只能更

加疼爱她来作为补偿。

后来,老婆的这个表弟也很少跟我们联系,听说他考上了重点高中,成绩还

不错。

而我也守口如瓶,这件事之后,我对老婆也恢復了以往的激情,我们的夫妻

^感情更好了,只是每次操得老婆高潮叠起的时候,我都会时不时想起她表弟偷操

她的那一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