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小说 >> 家庭乱伦

极其淫秽的乱伦生活-【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来源: 分类:家庭乱伦 查看:4次 时间:2024年03月09日

极其淫秽的乱伦生活-【2024年3月小说更新】

小丽,起床吃饭了。"妈妈的叫声,惊醒了刘丽的思绪。刘丽有些不情愿地爬了起来,胯下的骚屄流出来的淫水也不擦一擦,就这样光着屁股走出了房间。

客厅沒人,妈妈是在厨房喊的她,刘丽便直接进了卫生间,门一推开,面的情形开始吓了她一跳,随即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她听到一个磁性很重的男中音开口了。

“你起来了小丽。”说话的正是他的姐夫,而此时她的姐姐正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一脸虔诚地看着丈夫,而她的丈夫居然正坐在马桶上拉屎。

他们俩口子的这种习惯,刘丽早就知道,每当姐夫要拉屎的时候,姐姐总是跪在丈夫面前伺候着,等着丈夫拉完后,她用嘴把丈夫的屁眼儿舔干净。有时候,姐夫不愿意拉在马桶,姐姐就会坐在地上,或躺在地上,张开嘴给丈夫当马桶。

刘丽本来刚有些干了的阴道,又开始淌水了。

姐夫对刘丽道:“过来,老妹儿,让姐夫抠抠你的骚屄。”

刘丽听话地过来,叉开双腿以便姐夫能轻松地摸到自己的骚屄。

姐姐一边按摩丈夫的脚,一边对妹妹道:“小丽,你姐夫刚才还说你呢。”

“啊……说……说我什么啊……姐夫……你抠烂小妹的臭屄了。”

“你姐夫说你昨晚上表现得非常好,准备要好好奖赏你呢。”

“真的啊……谢谢姐……啊姐夫。”

“是啊!”姐夫开口了,“等改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快活!”他说这话的时候,正赶上要拉屎,脸涨得通红,话说完了,就听扑嗵一声,一条干干的大便条就掉进了马桶。

“呀,老公,你有些干燥哇!”姐姐不安地说。

“操你妈的,还用你说还不快点替我揉揉,疼死我了。”

“是,是!”姐姐一边应着,一边伸手到丈夫的屁股下,用手指轻轻地揉着他的屁眼儿,以放松他的肛门肌肉。

刘丽正在兴头上,突然开口道:“姐夫,还是让小妹给你舔舔吧,湿润一下拉起来就会容易多了。”

“唔,还是我老妹儿疼我。好吧。”说着,姐夫就向前微微欠起身子,把一个黑大结实的大屁股撅了起来。刘丽早已伏下身子双手扶地,整个脸都挤到姐夫的屁股下,她看到姐夫的屁眼儿由于拉的是干屎,显得很干净,菊花纹紧紧的绷着。

刘丽先是用手扒开姐夫的两片屁股蛋子,然后伸出舌头先在姐夫的屁眼儿周围舔了几下,有些微微发苦,她从姐夫的两腿间望过去,看见姐姐正在拼命地舔 着姐夫的大鸡巴,一只手还在抠着自己胯下的骚屄。刘丽微微一笑,伸舌头开始舔姐夫的屁眼儿,她感受到姐夫的屁眼儿在她的舔动下,一收一放的,渐渐地开始有 些放松和湿润了。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屁眼儿也塞进了什么东西,她转头一看,原来是姐姐把她的手指插进了她的屁眼儿。

一边插,姐姐还一边骂道:“操!小骚屄,一说舔你姐夫的屁眼儿,瞧你兴奋的那个骚样!我知道你愿意吃屎,老公,拉出来,让这个小骚货吃喽!”

刘丽被抠得浑身发抖,骚屄不由自主地流出了许多骚水。她更加拼命地舔着姐夫的屁眼儿。就听姐夫闷哼了一声,突然他的屁眼儿一动,“嘭”的一声,出其不意 地放了一个响屁,一股酸不拉叽的臭味直沖进刘丽的口鼻中,刘丽初时吓了一跳,随即立刻把嘴巴凑了上去,使劲儿地吸着姐夫的屁味。

就在此时,她明显地感觉到姐夫的屁眼儿扩张开了,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挤,她立刻兴奋起来,知道姐夫就要拉出来了。然后她就听见姐夫又一声闷哼,悄无声地 从他已经涨开的屁眼儿滑出一大截黄色的略有些发黑的大便。刘丽先是用嘴含着大便的头,然后随着姐夫大便的便出,一点一点地往后缩,冷眼看去就象在她的嘴 和姐夫的屁眼儿中间用大便连在了一起。

这边卫生间,刘丽和姐姐、姐夫玩得忘情的时候,刘丽的妈妈正在厨房做着早餐。刘丽的妈妈今年54岁,是一个身材比较丰满高大的女人,差不多有1米70 的个子,长头髮圆脸,一对奶子又大又丰满,虽然有些下堕,但不失丰韵,两个乳头由于生育和年纪的关系,显得又黑又大,刘丽的几个朋友常对刘丽开玩笑说,你 妈妈的乳头吃起来是最过瘾的。她的屁股雪白肥嫩,富有弹性,如果你扒开她的两个屁股蛋子,你就会发现她有一个可说是非常巨大的屁眼儿,妈妈曾对刘丽说过, 这是因为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让人操屁眼儿的缘故。现在年纪大了,她屁眼儿的括约肌越来越沒有力量,这也是她常常大便失禁的一个原因。刘丽就记得有一次, 妈妈一个人上街买东西一时内急,却怎么也找不到厕所,只好净往沒人的地方走,希望找一个僻静处方便一下,谁料地方还沒找到,她就再也忍不住了,放了一个屁 后,就扑哧哧地拉了出来,好在左右无人,她急忙钻进了一条小胡同儿,不敢明目张胆地蹲在地上拉,就这样站着把屎都拉在了裤衩,好在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长 裙。她本来想趁沒人的时候把裤衩脱下来,谁知胡同突然有了人,吓得她一直沒敢脱。好在离家不过隔了两条街,她就急忙地跑回了家。事后,她对女儿说,当时 光顾着害怕,现在想起来,有一大坨热乎乎的大便埝在屁股底下,那种滋味还真的挺好受呢。刘丽当时嘴笑她,心却想,你这是无意的事,我曾经故意把屎拉在 裤裆,那种滋味才更好受呢!

刘丽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妈妈是个骚货。那时候她爸爸还沒有过世。有一次爸爸出差不在家,刘丽因为身体不舒服就跟老师请假回家,谁知她这一回家却发现了妈妈的 大秘密。她回家时用手一推门,以为妈妈不在家,就掏出钥匙开门。进来后沒有看到妈妈,她以为妈妈真的出去了,就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然而她刚走不到两 步,耳朵就听见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从妈妈的房间传出来,她不由得心中一动,这种声音令人心跳耳热,而且她也太熟悉这种声音了,因为她自己就常常发出这种 声音。随后的声音她就更加熟悉了,因为已经换作了语声,而说话的人正是她的妈妈。

“噢……好鸡巴舒服……你使劲操啊………啊……太好了……操死我……操烂我的臭屄!”

一个粗哑的男人声音狠狠地道:“操你妈的贱货!老子操得你过不过瘾”

“过瘾过瘾!太鸡巴过瘾了…………啊……我的大屄呀………让你操透了……啊……天啊……操死我呀……我是个烂婊子……欠操的母狗…………妈呀……你…… 你……啊……你把什么玩意儿插我屁眼儿了……啊……坏蛋……是手电筒……捅死我了……啊啊……操你妈的……你再捅就把我捅拉稀了……”

“怎么样骚屄,我操你过瘾还是你老头儿操你过瘾”

“当然是你……啊……我家那王八怎么能跟你比……啊……天哪……老赵……真沒想到……你也四十多了……啊……怎么操起屄来还这么有劲儿”

老赵啊,对了,是他!刘丽一直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不消说,她的胯下早已是湿得一塌煳涂了。妈妈原来是个骚货,背着爸爸和人通姦,这个老赵是不是隔壁那 个赵大爷呢听声音可挺象的。刘丽把手更加深入地向胯下的小屄掏着。知道妈妈是这样的人,刘丽反而有些高兴,心道我以后再和男朋友约会什么的,她可沒资 格管我。

她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传出来的话音,让她吓了一大跳。

就听那“赵大爷”道:“我看你那两个姑娘倒是越来越出息了……啊……等那天我操了她们吧。”

“啊……不行……操你妈的……她俩还沒长成呢……你妈拉个屄的……操我还够……还想操我女儿吗……我还夹死你……夹死你……操你妈大屄的”

“哈……”就听赵大爷笑道:“你想操我妈可不成……哈……你长鸡巴了吗……啊……下辈子吧……你这辈子只好就让人操了。”

“哼,有什么不成我用手抠你妈的臭屄……把她那老屄撕了……啊……不行了……我……我要尿了……操你妈的……你操得我要撒尿了……啊……”

刘丽再也忍不住了,急忙跑回自己的屋,连裙子都来不及脱,把裤衩往边上一扒,就狠狠地抠起自己的屄来。一直抠到淫水四溢,高潮连连,这才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

(四)

如今,刘丽的妈妈虽然已经54岁了,但风骚不减当年,而且是越老越骚,刘丽有时简直有些佩服她,不知道她的精力都是那来的。

刘丽的妈妈把碗筷摆在桌子上,听到卫生间传出来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穿着一身宽大的碎花儿睡衣裤,她把围裙从腰上解下来,便想向卫生间去。微一迟缓,伸手把上衣的扣子解开,露出两只又白又大的奶子,这才向卫生间走过来。

此刻,卫生间刘丽的姐夫犹自坐在马桶上,她的姐姐两腿大开,背对着丈夫坐在他的身上,屄套着丈夫的大鸡巴一上一下地动着,而刘丽跪伏在地上,用舌头舔着姐夫露在姐姐屄外面的两个卵子子儿。姐夫两肘支在身后的水箱上,身子向后仰着,享受着姐妹俩的服务。

他一看到岳母进来,咧嘴笑道:“妈!”

刘丽的妈妈回应道:“哎,乖儿,差不多就行了,別累着,这两个小骚屄沒个够儿。”一边说着,一边就走到姑爷的面前。姑爷伸手就抓住了岳母的奶子揉了几下,道“怎么,妈,你沒骚吗”

“妈当然骚了,不过你昨天累了一夜了,早上又起得早,妈怕你累着。”

“唔,还是妈疼我。来,亲一下。”

姑爷抱过丈母娘的身子,就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刘丽的妈妈居然脸红了一下,道:“乖儿,先去吃饭,吃完饭,如果宝贝不累,妈还想让你收拾收拾我呢。”

“哼,两天沒打你,是不是又欠揍了”

“嗯,妈这两天浑身就不得劲儿,就想让你打我一顿。”话音未落,就听“啪”的一声,刘丽妈妈的屁股上就狠狠地挨了一巴掌,原来是大女儿在一旁打了妈妈一掌,口中骂道:“操,老贱屄一个。”

“就是!”刘丽此时也擡起了头,附和道。

姑爷哈哈大笑,道:“好了,你们娘仨谁也別说谁,都那个屄样!”

一家人走出卫生间吃饭。刘丽的嘴角犹自挂着姐夫的屎块,牙齿上黄黄的全是沾满了大便。

妈妈笑駡道“操!小骚屄!你就这样吃饭呀满嘴大粪。”

刘丽反口道:“操!老骚屄,你还说我昨天晚上,是谁连饭都不吃,捧着屎盆子,端着尿缸子就当晚饭吃了”

妈妈听她一说,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心血来潮,用饭盆接了姑爷的屎尿做晚餐,不觉脸红耳热,胯下的老屄一抽动,又一股淫水淌了出来。她望向姑爷,看见姑爷也笑吟吟地望着她,脸一红,凑到姑爷面前,低声道:“大鸡巴祖宗,妈妈从今天起,每天晚上都吃你的屎尿,你说好不好”

姑爷还沒回答,却听大姐在一旁道:“不好!”

妈妈一楞,转头望向女儿。却听女儿道:“操你妈的,你原来不是愿意吃我的吗那我拉的屎,撒的尿,谁吃谁喝操!”

刘丽在一旁急忙道:“姐,小妹愿意吃你的屎,喝你的尿。以后你拉的屎,撒的尿我全吃。”

大姐这才高兴。妈妈也舒了一口气,抱住姑爷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道:“大鸡巴祖宗,妈妈是你的屎尿盆子。”

四人开始吃饭,刘丽先喝了一口汤,在口中漱了漱,把嘴的屎漱净咽了下去,这才开始吃饭。

正吃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刘丽正在电话旁,于是伸手接了起来。

“喂,你好!啊,是你呀,玉强大哥!啊,对不起,叫错了,亲爹,大鸡巴亲爹!对,都在家。什么你操我妈好呀,我妈那老骚屄就欠操,对,好,我对她说。”

刘丽一脸的兴奋,把电话拿开耳朵,转对妈妈道:“妈,是玉强大哥,他说他要操你!问你愿不愿意”

妈妈正在一边吃饭,一边用一只手撸着身边姑爷的大鸡巴,听到女儿问话,笑道:“当然愿意了,妈妈随时欢迎他来操我,他喜欢怎么操都行,操屄、操屁眼儿,随他的便。告诉他,你妈是个老婊子。”

刘丽重又听电话,对电话道:“听到了吗我妈让我告诉你,她是个老婊子,随你便操!什么现在吗真的好,我马上就过去,好,呆会儿见!亲爹,吃你大鸡巴,舔你屁眼儿。拜拜!”

刘丽放下电话,三口两口吃完了饭,对大家道:“我有事先走了。”说着就进屋换衣服去

就在此时,她明显地感觉到姐夫的屁眼儿扩张开了,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挤,她立刻兴奋起来,知道姐夫就要 拉出来了。然后她就听见姐夫又一声闷哼,悄无声地从他已经涨开的屁眼儿滑出一大截黄色的略有些发黑的大便。刘丽先是用嘴含着大便的头,然后随着姐夫大便 的便出,一点一点地往后缩,冷眼看去就象在她的嘴和姐夫的屁眼儿中间用大便连在了一起。

这边卫生间,刘丽和姐姐、姐夫玩得忘情的时候,刘丽的妈妈正在厨房做着早餐。刘丽的妈妈今年54岁,是一个身材比较丰满高大的女人,差不多有1米70 的个子,长头髮圆脸,一对奶子又大又丰满,虽然有些下堕,但不失丰韵,两个乳头由于生育和年纪的关系,显得又黑又大,刘丽的几个朋友常对刘丽开玩笑说,你 妈妈的乳头吃起来是最过瘾的。她的屁股雪白肥嫩,富有弹性,如果你扒开她的两个屁股蛋子,你就会发现她有一个可说是非常巨大的屁眼儿,妈妈曾对刘丽说过, 这是因为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让人操屁眼儿的缘故。现在年纪大了,她屁眼儿的括约肌越来越沒有力量,这也是她常常大便失禁的一个原因。刘丽就记得有一次, 妈妈一个人上街买东西一时内急,却怎么也找不到厕所,只好净往沒人的地方走,希望找一个僻静处方便一下,谁料地方还沒找到,她就再也忍不住了,放了一个屁 后,就扑哧哧地拉了出来,好在左右无人,她急忙钻进了一条小胡同儿,不敢明目张胆地蹲在地上拉,就这样站着把屎都拉在了裤衩,好在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长 裙。她本来想趁沒人的时候把裤衩脱下来,谁知胡同突然有了人,吓得她一直沒敢脱。好在离家不过隔了两条街,她就急忙地跑回了家。事后,她对女儿说,当时 光顾着害怕,现在想起来,有一大坨热乎乎的大便埝在屁股底下,那种滋味还真的挺好受呢。刘丽当时嘴笑她,心却想,你这是无意的事,我曾经故意把屎拉在 裤裆,那种滋味才更好受呢!

刘丽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妈妈是个骚货。那时候她爸爸还沒有过世。有一次爸爸出差不在家,刘丽因为身体不舒服就跟老师请假回家,谁知她这一回家却发现了妈妈的 大秘密。她回家时用手一推门,以为妈妈不在家,就掏出钥匙开门。进来后沒有看到妈妈,她以为妈妈真的出去了,就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然而她刚走不到两 步,耳朵就听见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从妈妈的房间传出来,她不由得心中一动,这种声音令人心跳耳热,而且她也太熟悉这种声音了,因为她自己就常常发出这种 声音。随后的声音她就更加熟悉了,因为已经换作了语声,而说话的人正是她的妈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