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小说 >> 人妻熟女

俊杰的淫荡妈妈-【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来源: 分类:人妻熟女 查看:4次 时间:2024年03月09日

俊杰的淫荡妈妈-【2024年3月小说更新】

第一章

俊杰9岁,男 X,桂英子38岁,女(俊杰妈妈),廖成,男 40岁(俊杰爸爸), 俊杰家里就在光明寺边上,所以,俊杰一家都信佛,近朱者赤嘛!妈妈常常带俊杰去寺院,爸爸因为工作忙去的少些。每次妈妈带俊杰去寺院进香后,妈妈总是让俊杰一个人去听小和尚唸经,自己去后院儿听老和尚讲经。

有一次,小和尚都在做业课,念的都是些俊杰听不明白的东西。俊杰无聊,就到处熘跶,熘跶熘跶就到了后院儿,院子里静悄悄的。好奇的俊杰就一个一个房子趴着门缝儿往里看,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看到右边的一个厢房的时候,俊杰突然看到了不名白的东西,下面就是俊杰看到的东西:

厢房的茶几上一双穿黑色的凉鞋、褐色裤丝袜的大腿微微张开30度角,短裙被退到屁股上面,沒有穿内裤,耻丘高高的凸出来,再往上看因为视角有限就看不到了。

「这个女人是……不可能的,妈妈穿的是肉色的丝袜,而且这个女人沒穿内裤。」俊杰不愿意猜了,看看再说吧。隐约的闪动的僧袍中伸出一只枯瘦嶙峋的手,按在女人的耻丘上开始抚摸,然后那个女人的裤袜被退到大腿的根部,那女人的阴户整个暴露在空气中,女人配合的把双腿的角度叉的更开一些,淡淡的黑毛捲曲的帖服的高高隆起的阴户上,阴唇闭合的不紧,微微开列。

枯手有贴了上来继续工作,然后中指慢慢插入女人的阴道,钩住阴道有节奏的用力想上提起,阴道的分泌物浸湿了退下来的丝袜,润滑了那只枯瘦的手,女人开始发出低沈的呻吟,但是声音不大。枯手的插动频率越来越快,女人的呻吟也随之加快,但音量依然很小,不敢大声。

突然,枯手向上提起她的阴户不动,女人整个屁股都被抬离了茶几,女人终于忍不住「啊……嗯……」的大叫了两声,然后就是明显的娇喘。手离开了,阴户在有节律的自己抽搐,有刚才的两倍大,更多的液体汩汩的涌出阴道。一股水柱高高的冲出扩张中的阴户,淋湿了女人的整个下半身,女人小便失禁了。

女人沒声音了,好像瘫在那里了。事情好像还沒完,枯手有握着一根冰棒,插进了她的阴道,女人双腿夹紧「啊……不要……」天真的俊杰开始纳闷儿了,这声音是妈妈呀,哦,不可能的,因为衣服不对。

等俊杰回过神儿来,冰棒已经换成了肉棒,女人的双腿被捲到胸部,肉棒的进进出出带动着阴唇的进出,肉棒抽搐,阴唇翻出来,肉棒插入,阴唇被挤进去,并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几分钟后,肉棒突然停住,并射精。然后离开。

「施主,可以了,休息一下,您先出去,我随后出去,免生怀疑。」这是他们整个过程中说的第一句话。

女人坐起身来:「好。」

这下俊杰看清楚了,这不是自己的妈妈还能是谁俊杰的脑袋转不过来了:妈妈在幹什么?怎么不穿裙子怎么换了袜子那是谁的手为什么摸妈妈的那里妈妈,站起身脱下裤袜,扔在茶几上,从枯手中结果一条内裤和肉色丝袜穿好,放下裙子。向屋子的后面走过去。俊杰突然推开们跑了进去:「妈妈。」

英子的脸色突然好紧张:「俊杰你……你怎么跑来了……沒和他们一起玩儿。」

老和尚赶紧离开了。

「哦,我去看小和尚唸经了,就跑到这儿来了,看到妈妈在里面。」俊杰支支吾吾道:「妈妈,你为什么不穿裙子躺在那里让他摸 」

英子的脸色突然紧张了:「他……他在给妈妈治病。」

俊杰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电视里也演过,老和尚给人治伤的,对嘛」

英子一看到儿子天真的样子,放心了好多,脸色缓和了好多,毕竟才9岁嘛:「对,我刚才让老和尚给你开了一块玉,给你。」说着递给俊杰一块紫玉。

俊杰:「妈妈,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沒有小鸡鸡」

英子笑道:「妈妈是女人啊……女人都沒小鸡鸡的。」

俊杰:「所以,妈妈才想要別人的下鸡鸡插在自己尿尿的地方,这样妈妈就有小鸡鸡了,病就好了。对不」

英子听得乐也不是,苦也不是:「不是的,是妈妈着大师治病,大师才用鸡鸡插妈妈。」

俊杰:「哦,那用我的不行吗」

英子差点吓倒:「不行,你的太小,再说我是你妈妈。」

俊杰:「哦,那等我长大,就行了是吧」

当务之急是不要让俊杰出去乱说,英子想到这里,哄着儿子说:「好宝贝!今天的事情不要和別人说,连爸爸都不许说,要不,妈妈就不要你了!」心里却在想,小孩子过几天就会忘记的,等老公回来,那就是2个星期以后的事情了,他肯定忘掉的。

俊杰什么也不懂,就知道高兴,因为得到了个玉:「嗯……我肯定不说。」

已经晚上11点多了,杰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妈妈的阴户被那双老手拨弄的画面:这样就能治病嘛真奇怪……我有一天也要想老和尚一样给人治病。

「滴滴答答……」电话铃突然响了,俊杰拿起自己屋子里的电话分机。妈妈已经在客厅里听电话了。

「大师,这怎么行,那么多人,我……」妈妈的声音有些支吾。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白天的那个老和尚的声音:「女施主,你既然以身侍佛,又……」

「不,大师,我……」

老和尚:「来吧,按佛的要求,僧众已经准备开始祭奠仪式了,施主功德无量。」

妈妈:「但是,我……」电话挂断了。

俊杰趴到门缝儿,往客厅里看:妈妈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用手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阴户,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回到卧室,一会儿,又从卧室里走出来。却已经穿好了衣服和短裙,肉色的丝袜,离开了家。

俊杰当然知道她去哪里,妈妈又要找老和尚去治病了。赶紧穿好衣服,拿上望远镜,悄悄的跟了出去。妈妈从寺院的后门进入寺院,直接奔大殿后面的广场。大殿的角落里老和尚已经在等了。

「施主,你来了。」一脸的严肃。

妈妈也平和的答道:「是,这样儿,我可能会支持不住,人太多了。」

「別担心,只是仪式,只有的7个长老才会真的和你到最后,其他人每人只给一分钟。」老和尚,挥挥手,从后面走过来两个小沙弥,脱光了妈妈的衣服。沙弥要脱妈妈的乳罩的时候,妈妈的手下意识的挡在胸前。

老和尚又说话了:「女菩萨,你的乳房一定要露出来,内裤也不要穿,就和平常一样。」说着,一把将妈妈的乳罩拉到乳房下面,妈妈的两个丰满雪白的大奶子一下就蹦了出来,刚好被拉下的乳罩托着,坚挺的很。

老和尚亲自动手脱掉了妈妈的内裤,手开始抚摸她的阴户,妈妈的表情平静,沒又任何的表示,好像已经程式化了,只是机械的配合着枯手脱自己内裤的动作。俊杰,看的有点心痛,却是兴奋更多一些,妈妈只剩下透明的肉色丝袜了,阴户被老和尚摸的慢慢的隆起,淫水儿开始渗透出来。

老和尚:「施主,我们先去大佛后面一下吧,今天您可以盡情的叫床,呵呵!」

妈妈微笑点点头:「好。」屁股一扭一扭的跟在后面走了过去,俊杰不敢靠的太紧,这下望远镜也沒用了。这时,大佛后面穿来,哼哼唧唧的女人的呻吟的声音和瓮声瓮气的老和尚的喘息……

一个小和尚匆忙的跑到大佛后,然后妈妈和老和尚从大佛后匆忙走出,妈妈和老和尚直奔大殿的后院儿而去俊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妈妈的,丝袜从大腿的根部被撕开,毛茸茸的阴户裸露出来,两片阴唇稍稍呈开合状,缝隙间还残留着精液,乳房也坍塌的胸前,气息还沒有调匀,随着妈妈急促的脚步晃来晃去,一边走一边抓起老和尚的衣衫擦阴户,俊杰紧忙跟了上去。

大殿后院儿的空地,灯火通明,三十几个老小和尚穿着整齐已经坐了三排,小的在前面,六个最老的和尚在最后,旁边放着一个样子怪怪的椅子,却沒人坐。

老和尚递给妈妈一条薄如蝉翼的内裤小声到:「穿上这个遮住给破了的丝袜,如果,你不想给他们插入,就不要脱。」妈妈上穿内裤,几乎和沒穿一样,比丝袜还薄,几乎全透明。

老和尚又低声在妈妈耳边说了点儿什么,妈妈笑答道:「知道了,谢谢大师!」

俊杰有点急了,因为人多不能靠的太近,只能靠望远镜。这些人都是给妈妈治病的嘛活动开始了:只见妈妈站到到第一排左边的第一个小和尚面前,微微叉开腿,目光却落到后面的怪椅子上。小和尚,先是用手试探的摸了摸妈妈的阴户,好像是头一次,然后胆子大起来,开始隔着妈妈的蝉翼内裤玩弄妈妈的私处,估计和摸到真实的也沒什么区別吧,那内裤简直是……唉!小和尚突然,抱着妈妈的屁股,疯狂的舔妈妈的阴部。

大约3分钟左右,妈妈向后迈了一步,和小和尚分开了,小和尚突然跪下磕头说着什么,然后又坐回去。妈妈朝他笑了笑走到第二个稍大一点的和尚前,并用手拨开挡在裆部的内裤,大和尚马上站起来,掏出淫具,右手搂住妈妈,左手抬起妈妈的右腿,将淫具插入妈妈的阴道,开始抽插,并低头亲吻妈妈的乳房。妈妈的左脚被抬起,俊杰看到妈妈的脚底的丝袜已经发黑。

也大约是3分钟妈妈向后迈了一步,大和尚也和妈妈分开了,走到第三个和尚前,这次妈妈沒有脱掉内裤,第三个和尚失望的做着第一个小和尚的事情。

大和尚更急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的身体,拼命的手淫,并站起来精液喷到妈妈的屁股上……第四个……第五个……有被允许插入,有的只能摸和舔。一切过程就像个机器一样妈妈表情麻木,沒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在算时间。

俊杰心想:哇塞……这么多人给妈妈治病,妈妈的病一定好的很快的。

但是看妈妈表情好像越治越严重。只剩下6个老和尚了,妈妈的下身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到处都是湿的,乳房也是,乳罩却步只被谁偷拿去了。妈妈走到第一个老和尚前,脸上突然有了淫荡的笑容,叉开腿,把裆部的内裤拨开,开始手淫,妈妈身体向后仰着,双脚和左手撑着地面,跨部分开一百八十度,右手以高速的频率点击着自己的阴户,扭动着屁股,好像在呻吟,但是俊杰因为离的太远,听不到。

几分钟了,老和尚沒有动,妈妈脱掉内裤,跪在地上,把屁股朝着老和尚,插开腿继续做着那些俊杰怎么也想不到的动作。用手大力的揉捏自己的私处,时而把阴户放到冰凉的石板地上抖动。老和尚们终于按捺不住了, 6个老和尚把妈妈抬到刚才的那个怪椅子上,把妈妈的四肢卡在专门的卡点上锁好,腿被分开并高高的掉起。一个老和尚抱住妈妈的细腰,毫不客气的把阳具挺进妈妈的淫穴,另一个也不甘示弱,转到妈妈身子下面,插入妈妈的肛门,一个插入妈妈的嘴里……妈妈的身上的三个洞都同时被抽插着。其他三个老东西分別在玩弄妈妈的乳房和大腿……6个老和尚互相交换着位置,妈妈终于被剥的一丝不挂了,还好他们的阳具都一般大,不然还真不好应付。

大约过了30分钟左右吧,一个老东西,从椅子后面拿出一条大约半米长,一般粗的短棍,黑色的很光滑。其中一个老傢伙开始把棍子慢慢插入妈妈的阴道,当棍子定到阴户那一刻,妈妈突然大声叫摇头:「不要……不要……」声音实在是不小,快1个半小时了,俊杰终终于听到了他们的第一的对话,却是妈妈的喊叫,妈妈拼命的扭动着屁股。

但是,一切都于事无补,她已经被锁在怪椅子上了。棍子,一点一点的深入妈妈的体内,10厘米12厘米……15厘米……18厘米……

「啊……我的天,痛啊……我的子宫……顶到子宫了,不要啊……」妈妈的声音已经是嚎叫了。棍子还在深入,20厘米……21厘米……22…… 25厘米……终于停住了。

妈妈的哀嚎也小了:「啊……求你们……」突然,棍子被快速的拔出。由于空气的高速压缩,妈妈的阴户发出「噗……叭……」的一声……当然少不了妈妈的叫声。

棍子又被慢慢插入……快速拔出……妈妈痛苦的挣扎着……老东西们终于玩儿累了。各自离开了。

妈妈独自一个瘫躺在椅子上,阴户红肿的老高……最开始看到的老和尚走过来,把妈妈从椅子上放下来,抱起妈妈走向大殿。俊杰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凌晨2点多了。必须在妈妈之前回家,但还是跟在了他们后面。老和尚,把妈妈放到佛堂的地上,手蘸着冰水,慢慢按摩她的肿胀的阴户。

妈妈慢慢的睁开眼睛:「大师……你怎么骗我……他们太过分了。」

老和尚:「施主,老衲也沒想到他们会那样过分,他们是佛家协会的。如果,你刚才沒满足他们,我是做不了下一任主持的。」

妈妈把眼睛闭上了,深吸一口气:「你怎么不早说,我以为只是你们私下的活动。」

俊杰脑子里的问号多了起来:为什么妈妈治病的时候,后来那么痛苦,为什么他们说的话我都听不懂。不行,我必须快点回家,要妈妈知道我沒好好睡觉跑出来会说我的。

老和尚:「对不起,我怕您不同意。」

妈妈苦笑有气无力道:「何必!我和大师的关系,我怎么会不帮你但是,寺院里其他人知道了怎么办」

老和尚:「他们过几天就都回去了,我在他们的晚饭里放了东西,其他的人都会睡的死死的起不来。」

妈妈:「你的胆子好大!」

老和尚:「沒办法!反正很少有人会过问和尚的事情。呵呵!」

妈妈:「我要好好休息几天了,你忍几天了!」

老和尚:「老衲,万分感谢……」

妈妈:「我可以走了,要不就……」

老和尚:「我知道,我给你穿衣服。」

老和尚帮妈妈穿好衣服和鞋,扶着妈妈站起来,塞给妈妈一沓钱:「买点备用的丝袜和内裤,下次一起带了,我这里备用的沒了!」

妈妈:「你去买了送给我……不好吗」

老和尚:「……英子(俊杰妈妈的名字) ,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去买给认出来怎么办」

妈妈笑着撇了他一眼,勉强的向外走去,还是有点迈不开腿……

俊杰偷偷的跑回家,就跑进屋子里去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妈妈小心翼翼的开们,关门……一系列的动作,却都传进俊杰的耳朵里。

早上6点,妈妈叫俊杰起来吃饭,看着妈妈走路那种不自然的样子,俊杰就故意问:「妈妈!你怎么了,不舒服走路都不稳」

妈妈:「沒事,脚歪了一下,你怎么沒精神沒休息好」

俊杰支吾着:「哦,沒什么学习累得。」

「不要累着了,我的宝贝才好,你爸爸快回来了,到时我们出去玩儿几天。」

俊杰一听立刻高兴了:「好啊!不过,妈妈,我也要摸你的下面。」

英子正色道:「不行,我是你妈妈。」

俊杰嘴一瞥:「你不让我摸,那你怎么让那么多臭和尚摸。」

英子这下傻了,心想:他昨天全看到了却说:「他们都是给妈妈治病的,你不是答应不说的嘛」

俊杰大声道:「妈妈骗人!骗人!我明明看到他们欺负妈妈,治病哪有那样的,把妈妈弄得直叫,他们还用棍子插妈妈的撒尿的地方,我也要。」

「那是妈妈的阴户,你不能摸。」英子急了。

「我是你妈妈,你要尊重我。」

俊杰哪里还管得了那些,还是一个劲儿得嚷嚷:「不,我要摸,我就要摸。」

英子想:完了,只能敷衍儿子一次了:「妈妈得阴户肿了,给你摸乳房好不」

俊杰:「不好。」

英子沒法子了:「就这一次哦,摸一会儿,妈妈还要上班。」无奈之下,英子走到儿子的跟前脱了把裤袜腿道屁股以下大腿的根部,俊杰摸了摸妈妈红肿的阴户,从身后拿出一个冰袋来贴在了妈妈的阴部,然后跑开了。

英子突然觉得这是一种解脱,原来儿子并不是想的那种事情,也是啊,才9岁能想什么是自己多虑了。但是终究是给俊杰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以后每天妈妈要出门的时候,俊杰都要撩起妈妈的裙子,或脱掉妈妈的裤子,看看妈妈里面穿的是什么,然后摸个够才行。

2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吃过早饭妈妈送俊杰去学校。爸爸,要晚些时候才去上班。刚走处门口,俊杰的手就伸进妈妈的裙子里。妈妈赶紧把俊杰的手拿出来,小声对他说:「等一下,咱们走远了,別让爸爸看到。」俊杰象回事儿的是点点头。

这时爸爸,开开门:「怎么还不送他去学校,快去快回。」

妈妈道:「儿子的鞋子沒穿好。」说完,就领着俊杰走出了家里的大门,走到一个离家很远僻静的胡同的最里面的一个电缐桿子后面,妈妈撩起了裙子。

俊杰可开心了:「哈哈!妈妈今天沒穿内裤,就穿了开裆的裤袜。」

妈妈紧忙堵住他的嘴:「小声儿,別给人听到。」俊杰开心翻弄着妈妈的阴户,妈妈却担心的四处看着,生怕有人过来。

「小祖宗,你摸够了沒行了……行了,去上学了。」放下裙子就拉着俊杰往公车站走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