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小说 >> 都市情感

闷骚男渔色良家女-【2024年5月更新】

来源: 分类:都市情感 查看:0次 时间:2024年05月16日

闷骚男渔色良家女-【2024年5月更新】

闷骚男渔色良家女-【2024年5月更新】

闷骚男渔色良家女-【2024年5月更新】

闷骚男渔色良家女-【2024年5月更新】

闷骚男渔色良家女-【2024年5月更新】

闷骚男渔色良家女-【2024年5月更新】

闷骚男渔色良家女-【2024年5月更新】

作者:柔情天蝎

我出生和生长在苏南一个比较富裕的县城,从小到大都是村里人眼中的乖孩

子,也是家长训斥孩子时的比较对象。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其实我在十多岁时就

对性充满了渴望。那个时候,我偷看过父母做爱,偷看过妈妈、姑姑洗澡;那个

时候,我经常沈醉在打飞机的快感中。

结婚后的前几个月,我几乎每天都做爱2 、3 次,弄得老婆一见做爱就反感,

再说老婆做爱就是盡义务,一点情趣也沒有,我也渐渐对老婆失去了性趣。期间

就偷偷出去嫖娼,一开始感觉很新鲜,性趣也高,最多一天嫖3 次。期间中了几

次标,后来发现那些小姐做爱都很假,特別是假装快感的叫声。

有几次看到小姐刚接玩客人我进去了,小姐还说我今天是她第一个客人,然

后催促脱衣服做爱,中间机械的叫几声,时间长的还老催你,最后擦擦干净穿衣

服走人。

婚后第五年,老婆工作调动去了北京。每年春节回家,年内最多回家1 、2

次。这期间做爱,我发现老婆配合了很多,玩一些花样或摄像也不会拒绝,甚至

会性致更高。但是老婆不在的时候,我更寂寞。孩子上幼儿园,爷爷奶奶带他住

县城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于是我把多余的几间房间出租掉了。爲了打发寂寞,

我常上「性吧春暖花开」的网站看一些视频和文章,有时也上一些成人聊天室玩

玩视频做爱。

前年的九月,我打麻将到了晚上十二点半才回家,进了院子,只有楼下一个

房间亮着灯,那屋里住着淮北的一对小夫妻,其他两家租户都不在,一家回家有

事,另一家刚搬走。淮北的小夫妻男的姓刘,27岁。女的姓张,26岁。平时我们

处的也不错,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也会开一些成人玩笑。

比如说小张比较瘦小,身高只有151cm 左右,看起来娇小玲珑,喜欢穿紧身

衣裤,显得身材凹凸有致,有点小鸟依人的感觉。小刘和我差不多,我经常说小

刘:「你每天压着小张乱搞,不怕把她压扁啊你看她的胸脯都被你压瘪了。」

这时小张会娇笑着骂我:「去、去、去,快喝你的酒,別乱嚼舌头。」

我进了房间打开了空调,然后下楼洗澡,洗完澡后沒穿内裤站在客厅开了电

风扇,想把身子吹干,顺便等房间温度降下来。客厅沒有开灯,我站在中间,忽

然听到了一阵熟悉又淫荡的「噼啪」声。我知道那是肉体带着汗水撞击的声音。

鸡巴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一个邪恶的念头突然出现在我脑海。

于是我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到房间,打开了电视机,将音量调到楼下可以听

到,再以这种速度跑到他们窗户外。声音越来越清晰,我听到小刘的喘息声和小

张的呻吟声。勐然间「啪啪」的声音高了起来,听见小张说:「轻点,別让房东

听见,难爲情不」

小刘说:「沒事,他肯定在看电视,你沒听见电视声音吗。」而后,「啪啪」

的声音越来越高,小张不停地「嗯,嗯,嗯嗯,呃,呃呃」呻吟。我的鸡巴越来

越涨,恨不得破门而入。勐然间我惊喜地发现他们家窗户沒关,只是窗帘拉着。

我小心翼翼挑开窗帘一角,看见小张高着双腿,小刘趴在小张身上,屁股

对着我,清晰地看见鸡巴在阴道里插进拉出,随着鸡巴抽插,阴道也一吸一吸的,

间或还可以看见小张浓密黝黑的阴毛,阴道口在灯光照射下泛着水光。这时,小

刘趴在小张身上不动了,听见一阵亲嘴声,而后看见小刘双手不停地在揉搓着小

张的奶子。我恨不得把那双手换成我的手,我只摸过大奶子,这种小奶子从沒摸

过。

小刘抱住了她老婆的腰,勐地一下坐了起来,这下,小张的小奶子一览无余

地出现在我眼前,手掌大的奶子,奶头却很大、很黑。小刘用嘴含着奶子吸允。

我的鸡巴涨得不行了,「突突」地跳着。我一手挑着窗帘,一手打着飞机。

这时,小刘躺平了,小张在他身上一上一下地抽插,小刘也挺着屁股迎合。

只听小张说到:「不行,太累了,还是你来吧。」她边说边躺了下去,小刘又翻

身趴在她身上使命抽擦,随着鸡巴抽擦,阴道流出一股股白色液体,顺着屁股流

到席条上。

「啪啪」声越来越高,小刘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小张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

促。一会功夫,小刘低吼了一声,趴在小张身上不动了,小张也用双手抱紧了小

刘的腰,两人就这样抱着亲嘴。我看到鸡巴在阴道里一颤一颤的,慢慢滑出了阴

道,而后是一股精液流了出来。

「累不累」小张问到。

「嗯,好久沒这麽搞过了,天又热。」小刘说。「看样子得装个空调。」

这时,小张坐了起来,拿纸擦了擦屄,又擦了擦席条,然后换了张纸帮小刘

擦了鸡巴,握着鸡巴笑着说:「看,软的鸡巴多听话,要它怎麽样就怎麽样。老

公,如果我还要你可以硬起来吗」我感觉小张的手是握着我的鸡巴,一股精液

直接射到了墙上。

进了我的房间以后,想着小张迷人的身材,久久难以入睡。勐然间想到了我

老婆,不知她现在在做什麽会不会和別的男人在做爱会不会帮別的男人口交

一想到老婆压在別的男人身下的发骚劲,想到老婆那对丰满的大奶子被別的男人

揉搓的时候,我的鸡巴又硬了。

过了两天的下午,我在屋里看电视,突然下起了雨,我赶忙去收衣服,发现

小刘家的衣服也晒在外面,就帮他家收了。当我看到一件桃红色的胸罩和内裤时,

有种莫名的沖动。胸罩和内裤应该是一套,内裤很小,是蕾丝边网格的,裆部加

了一层布。胸罩也是蕾丝边的,里面加了一层薄薄的海绵,我用手测了一下,胸

罩直径和我手掌长度差不多。我用力嗅着内裤和胸罩的气味,努力想发现点什麽。

思索了许久,一个邪恶淫荡的计划出现了。

南方的夏天,一场雨后,天气更加闷热。到了晚上9 点锺左右,我将小刘家

的电切断。随即听到小刘在大叫:「房东,沒电了,帮我送下电。」

html#facebook.svg {

    margin-top: 13px;

}

var pid = 87615116;

访客,如果你想观看隐藏内容请感谢这是给发文者的动力,随手感谢他,就是最大的鼓励

??阅读全文

【全文完】replyreload += ',' + 8761511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