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小说 >> 都市情感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来源: 分类:都市情感 查看:2次 时间:2024年05月16日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梦想之都 5  6-【2024年5月更新】

Chapter 5 杨芸“郭玄光同学,郭玄光同学!”,高婕加重了语气,“郭玄光,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郭晓成一看不对劲,勐地向郭玄光的椅子踹了过去。同一时间,正在发呆的郭玄光仿佛听见了老师的叫声,慌慌张张地就想站起来。不巧此时他的双脚正交叉着放在座椅下面,屁股刚离开椅子他就发现根本站不起来,遥遥晃晃地想马上站直身子又想先坐下来放开双脚,弯着腰左右挣扎着。同一时间郭晓成那要命的一脚把椅子踹得整个向外倾侧,马上让双脚没有着力点的郭玄光失去平衡,轰然一声整个人连椅子倒在地上,引得全班哄堂大笑。高婕还以为郭晓成故意的,气唿唿地命令着:“你们俩,下午放学后不许离开,就在这里等我。”郭玄光窘得是满脸通红,狼狈地爬了起来。等郭玄光重新做好后,一直忍着笑的郭晓成偷偷地问:“喂,干嘛啦你。这几天怎么老是神不守舍的样子,连高老师的课也敢发呆,真是没病抓药。你看,现在把我也拖下水了。”郭玄光吞吞吐吐地说:“都是你,我早听见了,踹什么踹。我、我刚才只是想起了小芸。”郭晓成笑了:“小芸那天的按摩师你这小子春心动了。不过自从上次之后,老爸说我开学第一天就胡混,采取缩紧银弹政策,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去了。”其实郭玄光从未与女孩子有过亲密接触,那天小芸却亲手帮他自慰,两人身体紧密接触的那种感觉自然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不过除此以外,他更担心的就是那张记忆卡了……那天当郭玄光到家的时候已是凌晨了。不过他睡意全无,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手提电脑,把那张卡的数据导入硬盘中。卡里面还装了不少文件,一眼看去全部都像是用俱乐部的名字命名的。刚才去的堂皇俱乐部也在其中,而且文件居然都用密码锁上了。郭玄光想这等小事,立马解决了。不过加密的人也是高手,原本以为可以轻松完事的他也花了好一会儿工夫,终于把文件打开。郭玄光心里奇怪着:“厉害,居然花了我那么多时间才破解了。这些东西肯定有古怪。”他仔细一看,这些文件竟然是各个俱乐部的会员数据记录。每个俱乐部文件里都详细地记录着每个会员的资料和喜好,例如喜欢的按摩师等等都有记录。虽然郭玄光不肯定这是否真的就是各俱乐部的数据,但是记录数量之多,内容之详尽,使他相信这些确实是大部分会员的资料。“这难道是刚才小芸掉的。但是如果这是她的,就是十分古怪的事情了。一个俱乐部里普通的小姐为什么会有这些数据呢这应该都是保密的,不可能随便保存在一张卡里。而且不是一间俱乐部,看来市里各大俱乐部的数据都在这了。”郭玄光飞快地思索着,脑中忽然闪过刚才小芸跟她说话时的表情,“嘿嘿,八成是她的。那样子就是怕被我发现的神情。但是她为什么在那房间里处理这些数据呢”郭玄光又详细地检查着那些文件,“咦,怎么堂皇俱乐部和另外2 间俱乐部文件里会员的数量比其它的文件都要少很多呢这些数据很可能是盗用的。说不准刚才小芸正在偷数据,被我不小心碰见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他又用超强的逻辑思维分析着,“一定没错,她肯定是躲在那的。如果不是我碰巧发现墙角的信号,她可能一直躲起来。糟了,这怎么那么像电影里的情节,我不会被杀人灭口吧!”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他忽然把自己代入了角色,刚刚兴奋的心情一扫而空。其实当时已是早上5 点多了,兴奋后倦意马上涌入大脑。郭玄光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反复出现着小芸的样子,有时是香艳的按摩女郎,有时却又是全身便装的黑客,怎么也无法入睡。无奈之下他从床下随手拿起了一本杂志,厚厚的一本全是关于sm的。看着图片上被绳子绑住全身不能挣扎的女优,他一边自慰着一边回忆着小芸刚才那诱人的模样,想:“如果能亲自绑住小芸,那该多刺激啊。她的叫声那么销魂,如果听她挣扎的声音应该非常性感啊……”这一晚,他连续自慰了两次才沉沉睡去。之后郭玄光推想这些数据绝不是单纯的贪玩而已,背后肯定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目前来说,以他的能力进入大学完成学士和硕士学位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连博士也很可能可以顺利完成。之后的他肯定是光明大道一条,还可以迅速摆脱家里现在不景的经济状况。因此他当然不愿意和这些小偷小摸的事情扯上关系,影响了他的学业。他也很想直接把卡毁了,不过这张卡却可能是和小芸连在一起的。一想到小芸,想起那甜甜的声音,温柔的动作,他怎么也无法把卡给销毁掉。而且他还幻想着因为这卡的原因,会和小芸再相见。当然这些心底的想法他是无论如何不敢透露给任何人知道的。新的工作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充满挑战的,而且开始的时候都总是干劲十足。不过这些天高婕却总是有那么一点心不在焉的感觉,因为她还是想着手机里的照片。“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容忍的。还是报告给上级知道吧。不过这种事情应该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吧。既然不是我们系的老师,要不直接向校长报告算了。”她心中不断地反复着关于照片的问题,不时也拿出来看看。但是一看到那照片,就激起了高婕那埋藏着的性欲,隔三差五地就要弄得自己浑身乏力才能入睡。睡眠不足的她火气也大了,因此看到郭玄光那不像样的动作就罚他们留下。课后想想也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不应该好像小学生那样管教。“高老师,这些就是去年的教材了。另外还有一些其它的资料,您都看看吧。下周三就要开会做最后的工作布置了。”此时,一旁的一位年轻老师递了一叠资料给她。这位刘伶可是联邦学院的嫡系人才。她从这里毕业后,保送去了联邦大学,并以优异成绩完成了教育系的硕士学位后受聘回本校执教。虽然目前只是担任英语老师一职,但众人皆知她是校董们准备大力培养的年轻骨干。高婕打量着眼前这位年轻的女教师,一张圆圆的脸蛋,一双妩媚的眼睛,浑身散发出青春活泼的气息,但却隐约透露着敌意。更要命的是她高耸的胸部似乎比高婕一向自豪的双峰更丰满一些。高婕心想:“看起来这位就是因我的加盟而无法担任班主任的老师了。看她的样子对我不是那么的和睦,以后的合作得小心应付才行。”她装着爽快地收起文件,心里却想着以后如何和她打交道。午饭后,高婕为了解决失眠的问题,便去找校医想要些宁神的药,希望能晚上睡得好点。因为联邦学院学生和老师的人数众多,因此医务室分成了两个。较大的综合型医务室设在体育馆和学生宿舍的中间,而另一个小型的就在高中部和初中部之间的一间小平房里。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较小的一个一般也只有老师才去,所以平时非常空闲,只有一个医生当值。因为初次见面,所以高婕也看了看医务室门上的挂牌,知道今天当值的是李医生。她进入医务室后看到没人,就走向后面的医生办公室。由于刚吃完饭,精神不佳的高婕已有了点倦意,忘了敲门就随手拧开了办公室的房门走了进去。办公室里不大,一眼可以看到每个角落。中间放着一张办公桌,右手边是一个医药柜,只放着些常用药品,左手边是一张床,有挂帘可以拉上,方便检查。高婕一进入房间,眼睛马上盯着了左手边的床,愣在了那里。此时床上居然躺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穿着医生袍的男人的结合着。那男人背对高婕,而且干得正起劲,完全没留意有人闯了进来。高婕正好站在了他们的侧后方,看见那男的站在床边,一只脚跪在床上,把女人的两脚分开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力地交合着。那双细细的美腿还穿着黑色的丝袜和一双细跟高跟鞋,一条腿上挂着内裤和西装裙,随着男人的抽插有节奏地摆动着。而美腿的主人正用双手抓着自己的乳房,头部微微抬起,闭着眼睛忘情地叫着:“啊、哎哟,不行了,我不行了……”在她叫声的刺激下,那男的更是拼命地摆动着腰部。没几下,那女的全身抖了几下,跟着就瘫软在床上无力地说:“停下来吧,我真的不行了。”同时她睁开了眼睛,正好和高婕的眼神对上。那女的也是一愣,随即马上拉上了挂帘。高婕好像被这画面定了身,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脸一下子红了,说:“我,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开点宁神的药。我是新来的高老师。”很快,那男医生已经整理好衣服走了出来。一付很轻松的样子坐在办公桌前,若无其事地说:“不好意思,我是李医生。您需要些宁神的药对吗,高老师”他的话就像是破定身咒的法术,让高婕回过神来。她随即带上了门,走上前说:“对。最近老是睡不安稳。刚才我不是有意不敲门的,对不起。我只是心急想开药而已。”高婕极力地解释着刚才的情况。这李医生倒显得很镇静,询问了一些简单问题后就给了两瓶药高婕,说:“您看看这药效果怎样,不行再找我吧。刚才十分对不起,还要麻烦您不要把刚刚的事情说出去。”高婕忙不及待地回应道:“当然,当然,我不会乱说的。”然后拿起药急急忙忙地走了。当她一转身,李医生的脸上却露出了淫邪的笑容,自言自语地说:“高婕!果然很不错嘛!老李没有介绍错。”回到办公室的高婕马上吃了颗药,想迅速镇定下来。不过脑中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刚才的画面:“那女的不就是那天那个杨老师吗真是个小淫娃,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学校里搞男女关系。那男的身材怎么有点像那天的那个男人,不知是否就是那个灌肠的人”更令她不解的是,在这样一所名牌学校里,怎么会被她屡次碰到这些不堪的画面呢。因此她下定决心要找校长说清楚这些事。“不好意思,高老师。陈校长这3 天下午都要去教育局开会,如果您有急事就跟李校长说吧,也一样。李校长现在在办公室里,要我帮您传个口信吗”校长秘书的回答让高婕很失望。然后秘书继续说:“您刚来可能不大懂程序,一般见校长您要跟我先预约,要不然很难直接面见陈校长。”一边说一边还挑了挑眼角,仿佛暗示着:“不要以为你是陈校长点名请回来的就有什么特权。”在高婕眼中,虽然同是校长,此刻的分量却大大的不同。一个是力排众议,坚持聘请她的正校长;而另一人却是看着都讨厌的胖子。而且一看这秘书的脸面,就知道是一个难缠的人。那秘书跟着说:“其实陈校长一般会负责应酬校外的人事,校内的事都是李校长管的。”高婕无趣地应道:“这样啊。其实、其实也没什么。我过两天再找他吧。”然后缓缓地向自己办公室走去。心里想着:“怎么这么巧虽然李文也是校长,但是、但是心里老是觉得李文这人怪怪的,还真不敢跟他提这样的事。”正在她想得出神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婕,我又来看你啦。想我吗”高婕一看,原来是杨芸,惊奇地说:“怎么又是你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原来杨芸有一个星期的假期,想在梁州这发达的城市玩玩,并且也可以和高婕聚聚。高婕对此也十分高兴,就让杨芸在她家住下。杨芸拿了钥匙,在高婕家卸下行装后,马上换上一套不起眼的便装,就向着堂皇俱乐部出发了。这时只是刚过中午,俱乐部还没有开始营业,门口也只有1 个保安在看守着,还有些清洁人员为营业前作最后的准备。那保安一见杨芸,满脸堆笑地说:“小芸姐,怎么这么早过来了。”其实杨芸就是那天晚上的按摩女郎小芸。由于平时的生活指数很高,除了空姐外,她还兼职在一些高级俱乐部做小姐,一来赚赚外快,二来可以认识不少大款,一举两得。但是为什么杨芸选在这个时候回来呢只见她随便应了门卫一声,急急忙忙地进入了会所。接着她找了每一个清洁工人详细询问郭晓成他们去的那天晚上清洁的事情,并且不断地向工人描述着一张micro-SD卡的样子,希望他们能记得什么。原来那张卡确实是杨芸的,而她显然不愿意让人知道这件事,因此在这个时分回到俱乐部来追查线索。由于这是一所高级俱乐部,因此保安工作非常严密,所有通道及重要位置都安装有闭路电视。杨芸在会所里上下飞奔的身影通通都在保安室的屏幕上显示出来。而这时俱乐部的保安经理范伟恰巧就坐在办公桌前,从她进入俱乐部开始,就盯住了她的所有举动。还自言自语道:“这骚货,怎么现在回来了还跟那些垃圾佬说那么多话,古古怪怪的,一定有什么秘密。”这范伟是堂皇俱乐部的老臣子了,在俱乐部开业不久就已经在这任职,一干就是6 年。虽然以他的才干,在那些IT公司拿着高额年薪应该不是问题,但是他却显得十分乐意在这任职。一来这里的薪水虽然比不了顶级年薪,但也不低了;而且在这种地方工作,免不了和那些美艳的小姐有些接触。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范伟自己也是个好色之徒,留在这就是理所当然了。Chapter 6 相约一般范伟的工作时间是在晚上到凌晨的一段时间,此时他应该在家里蒙头大睡的。那今天为什么范伟也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会所里呢这不得不从一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说起……那天晚上大概凌晨一点时分,范伟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坐在保安室里问杨芸:“小芸啊,你看看,刚刚你都干什么来着。”只见范伟桌前的电脑上正播放着一个视频,里面的主角正是杨芸,而画面就是10分钟前她送客人走的情形。只见杨芸在贵宾房门口帮客人穿上西装,趁着在客人身前转过那一刹那,左手就从西装里带出了一大叠的钞票。再一转身,就把钱换到右手然后放进绑在大腿上的一个小包里。整个过程动作流畅,隐秘性极高,一看就知道是老手了。不巧贵宾房门口的偏偏是高清摄像头,而且范伟特别留意她的一举一动,发现了这事,把视频用慢镜播出来还清晰的看到了全过程。这偷窃的事别说在法律上,在这间高档的俱乐部内也是严重违反了公司条例,要被立刻解雇的。杨芸也因此一下子楞住了。她呆了半响,看见范伟没有作声,马上媚态尽出:“范经理,怎么那么有空研究录像啊。我今晚也暂时没有客人,要不今晚我陪你玩玩,当作是赎金怎么样这等小事您就不要和我计较了。”话未说完,整个人靠向范伟,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还朝他轻轻吹了口气。范伟看着这个之前对自己不声不响的尤物,心里冷笑着:“这婆娘,看我今晚怎么对付你。”其实范伟身为保安经理,掌控着整个俱乐部的信息系统和保安工作,人人都对他敬畏三分,不少小姐自然也与他有些亲密接触。不过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杨芸一直没怎么搭理过他,使得范伟心里暗暗有些不爽。这天他例行检视监控录像时看到了杨芸,就下意识地盯着她看了看,竟发现了她的越轨行为,就准备给她一个下马威。不过杨芸的反应却是出乎意料地热情,他想着如果能因此而钓到这小美人也不错,反正只要客人没吭声,那段视频完全可以忽略掉。于是范伟也不多说,由着杨芸把他领到了4 楼的中央室。这4 楼所有贵宾房的设计是呈环形状的,外环由8 间普通贵宾房组成。而中央房设在那8 间房的中间,与各房都可以连通。平时关上活动墙壁后可以当做一个贵宾房独立使用,打开后则可以与那8 间房组成一个特大的宴会厅。为此中央房还设有一个可伸缩的中央舞台,配合宴会厅的活动。范伟心想:“这小妖精也真会挑,难怪那么吃香。”杨芸让范伟舒服地大字型靠在沙发上,并且开了一瓶xo. 然后她慢慢走上舞台,靠在中央的一条钢管上,妩媚地说:“范经理,待会跳得不好可不要笑我噢!”范伟也没吭声,只是微笑着举起了酒杯。只见杨芸打开了音乐,面向范伟背靠着钢管,分开了大腿呈半蹲的姿势,开始左右摇摆着身体,一边扭着一边解开连衣裙的扣子。外衣逐渐退去后,露出了一个黑色的蕾丝胸围。不过由于尺寸明显偏小,挤得杨芸那一对肉球唿之欲出的样子,使得范伟的眼神也一紧。接着杨芸把外衣全部脱掉,穿着高跟鞋的两条玉腿就呈现在范伟面前,那修长的双脚像是上帝所造一般的精致。而她下身只穿着一条黑t-back,那细细的带子根本遮掩不住浓密的阴毛。范伟看得是目不转睛,死死地盯着杨芸,连酒杯也懒得放下了。此时杨芸转到钢管后,背对着范伟,平肩分开了双腿,然后两手拉着钢管,身体尽量前倾的同时保持着两腿伸直,使上身与腿形成90度角。接着杨芸用股沟顶着钢管,微微地弯曲双脚,又再伸直,让钢管上下摩擦着自己的下体。这个挑逗的动作完全把杨芸修长的美腿展现出来,而被钢管挡住的下体更是勾住了范伟的魂魄,只见他嘴角含笑,心里暗暗称赞:“行。今晚再跟她打一炮就更爽了。以后可以跟这小妖精玩玩,比花钱去其他俱乐部爽多了。”随着杨芸不停围绕着钢管变换着动作,范伟是看得如痴如醉,欲火焚身,不自觉的喝着酒来滋润自己逐渐干涸的嘴唇。慢慢地,音乐的节奏开始加快,杨芸的动作也变得狂野。虽然她没开口,但是她浑身每一处都像会说话似的,不断告诉范伟她的渴望。接着她突然跳下舞台,面对面的在范伟跟前疯狂地摆动着身体,剧烈摇动的小蛮腰使范伟的眼珠随着她的节奏快速地移动着。然后杨芸两腿分开坐上了他的右大腿,双手揉着那丰满得连乳晕都已能看见的胸部。她又用迷惑的眼神勾住了范伟的双眼,嘴巴微微张开,伸出舌头在上唇左右滑动。面对此情此景,根本不用出声,已经令范伟兴奋起来。紧跟着她又夹紧了大腿,用屁股在范伟的大腿上前后用力摩擦着。范伟开始大口地喘着气,视觉和大腿的刺激使他下体不断膨胀。接着杨芸用手拉住范伟的领带,把他整个人带起,一步一步地领他到了舞台的中央,站在钢管旁边,围着他和钢管舞动起来。范伟听着节奏强劲的音乐,看着杨芸诱人的胴体,闻着夹杂着一丝汗味的体香,感到自己也越来越兴奋了。他甚至开始觉得视线有些模煳,身体滚烫得想要烧掉自己一样,也开始随着音乐晃动着身体……很可惜这香艳的回忆到这就戈然而止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众人的讥笑声和总经理的责骂。因为之后的事情范伟自己也不记得太清楚,模模煳煳地像是失去了一段记忆,当他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赤裸裸地躺在办公室里。最后他从一位相熟的小姐的手机里看到了自己的视频。那晚他居然来了一场单人脱衣秀,全身脱得只剩下一条底裤,手里拿着自己的皮带围着钢管大跳动作猥琐的辣身舞。最糟糕的是中央房与另外8 间房的间隔被打开了,很多人亲眼目睹了他这场表演。实际上那天杨芸偷偷放了k 药在酒中,范伟喝了之后一受刺激,便迷迷煳煳地自己high了。当然打开中央房的间隔也是杨芸的杰作了。愤怒的范伟知道实情后马上扑向监控电脑,准备揭发杨芸的偷窃行为。但是那段视频居然消失了。电脑技术不错的他知道这是被高手删除掉的,而且一般的数据还原方法无法恢复。这几周来,他不断尝试着用不同的软件和方法恢复那段视频,可惜始终无法如愿。“臭婊子,居然有种下我药。也不知她找了什么人把视频给删了,气死我了。”范伟心里不知已痛骂了杨芸多少次。他不断翻查当天的视频,除了他被人抬进办公室以外,保安室门口的摄像头竟然再也没有拍到有任何人进入。范伟猜想杨芸找人进去保安室删除视频的片段也已经被处理掉。现有的录像只能证明有人修改过系统,但是就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了,因此根本无法作为指证杨芸的材料。范伟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爱面子的他心里根本咽不下这口气,常常盯着杨芸盘算着如何报复。今天范伟也是在办公室里尝试着恢复数据,碰巧看到杨芸如此的行径,疑心大起,决定继续追查杨芸下去。时间一晃就过,一下子已到了放学的时间。郭晓成说:“都是你,发什么呆啊!我还约了人呢,现在铁定迟到了。”还一副很心急的样子,不停埋怨着郭玄光。幸好高婕约了杨芸晚上吃饭,所以只是象征式的教训了他们几句,不到10分钟便完事了。这时,杨芸小鸟一般地飞了进来,说:“我的模范老师啊,快走吧。你看你那两个学生都不耐烦了。”郭玄光看到杨芸后眼睛一亮,然后心里一阵狂喜:“怎么会是她她还是高老师的朋友呢。”杨芸看到他俩也是一愣,接着借口小便就离开了。郭晓成那晚没有见过杨芸,因此没有反应。不过看到郭玄光那样子,趁着他不备,轻轻拍了拍他裆部,说:“嘿,你这小子,看到美女马上就硬了。”郭玄光也没吭声,只是笑了笑。高婕又交待了几句就回办公室收拾去了。郭晓成两人正准备离开,杨芸竟然去而复返了。“今晚9 点半,在堂皇门口见,准时哦。”她丢下一句话后向两人抛了个媚眼,就离开了。“嘿!有这等怪事,美女自动找上门来了。真是葫芦藤上结南瓜了。”郭晓成本来就喜欢与美女打交道,一听这话马上就兴奋起来。他又学着杨芸的语气对郭玄光说:“准时哦。嘻嘻!我可不等你哦,如果你到时候不出现,那我就自个玩去了。”“其实她就是上次那个按摩女郎!”郭玄光一脸腼腆地告诉郭晓成。“什么难道看上你了好玩!我不管,反正你今晚一定得出现。要不然我带她上你家。”“你疯了。我来就是了。”郭玄光嘴里答应着,脑子里已经盘算着那张卡的事情了。他推测着那张卡应该就是小芸掉的,因此今天晚上的约会一定有下文。之后郭玄光便一直想着这事,回家晚饭后就对着那一大堆卡里的数据发呆。想着想着杨芸,又情不自禁地拿出了sm杂志发泄了一回。不过冷静后的郭玄光确实想到了一个令自己满意的方法,对着那一堆数据埋头苦干之余,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杨芸浑身被绑不断哀求的样子,嘴角还露出一丝微笑。当杨芸看到郭玄光他俩的时候,脑子也确实有点混乱。因为高婕并不知道她空姐之外的工作,杨芸也不想让她知道,免得引起什么误会。谁知道现在客人变成了朋友的学生。这个关系一旦揭穿,会让他们几个人都感到尴尬。虽然郭晓成与她互不相识,但是她已经在俱乐部里见过他好几回了,知道他有个富贵老爸。因此就想着晚上让他俩把这事保密,顺便想着如果能勾搭上郭晓成玩玩也不错。晚饭后杨芸就与高婕分手了,让高婕自个儿先回家。而她马上回到堂皇化了个妆,9 点15分便来到门口等他们俩。不过杨芸回来的一切举动都逃不过范伟的眼睛,而且他还利用门口的摄像头监视着杨芸的一举一动,希望能发现些什么。杨芸站在路旁等了好一会儿,突然一个小孩子从旁冲了出来,把杨芸撞得差点摔倒,手袋也掉在地上。不过那个小孩也非常醒目,一看撞了人,马上帮杨芸捡起了手袋。左拍拍右拍拍的像是要把袋子弄干净那样搞了好一会儿,然后恭恭敬敬地双手把手袋递还给她:“姐姐你好美哟,真的不好意思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杨芸被这没来由的一撞,刚想发火。一看是个小孩子,还甜甜地叫了声姐姐,顿时气也消了,拿回手袋就算了。这时郭玄光也来到了堂皇俱乐部门口,以为杨芸和小孩发生摩擦,就赶紧走向杨芸身边。杨芸一看见他,就问:“还有一个呢不会只有你吧”话音刚落,郭晓成就来电话了。郭玄光刚一接通,就听见:“喂,我今晚来不了了。被老爸缠着,脱不了身。今晚堂皇的帐就算我头上吧,便宜你这小子了。”还没等郭玄光回话,电话已被挂断。由于杨芸就站在他旁边,所以电话里声音也能听见。本来她还想着和郭晓成好好玩玩的,结果他却爽约了。杨芸无趣地对郭玄光交待了把他们之间关系保密的事后,就准备独自返家了。当杨芸招来了一辆出租车,刚打开车门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把车门关上,低声对她说:“小芸,你是否不见了什么”杨芸一看,正是郭玄光。她以为郭玄光问的是刚刚的事情,就答道:“没有啊,刚才手袋里没掉东西出来啊。”“我是说上次的事,就是我们去堂皇的那天。”那天对于杨芸来说当然是特别的日子,因为她至今还在寻找那天丢失的卡。郭玄光这么一说,杨芸马上回忆起那天在房里和他第二次碰面的事。但是杨芸不知道他们曾经又回到那房间,她也确信郭玄光第一次回去时并没有发现什么,而且更不可能拿走了卡,因此她一直没想过失卡的事会与郭玄光有关。其实当天的实际情况是杨芸在郭玄光离开后就又返回了房里,并用一台手提电脑接入了堂皇的网络传输数据。郭玄光的突然闯入使她感到并不安全,等他一走就匆匆忙忙地收拾东西,慌乱之中就掉了那张micro-SD卡。她也是过了两天才发现这事,也没有料到郭玄光会捡到那张卡。郭玄光的这一问也使杨芸的神情紧张起来,不过她还是尽量掩饰着,道:“那天这么久了,我好像不记得了。”郭玄光从她闪烁的眼神已看出了点端倪,干脆来招以退为进:“是吗忘了其实那天我曾三次进入了那房间,后来又知道了一些数据什么的。不过如果与你无关,那就算了。再见。”这也是郭玄光早已想好的对白之一。他学着电视剧的样子,确定先不那么快掏出自己的底牌,要看看杨芸的反应再说。一提及数据,杨芸是真的急了,拉住了郭玄光问:“什么你又回去了那你看到了什么”郭玄光此刻已确定杨芸就是卡的主人,而且那大量的俱乐部会员数据很有可能也使她盗窃的,所以她对于失卡是十分的紧张。想及此处,他大胆地提出了要求:“怎么,又想起来了想知道我看到什么除非你今晚陪我去俱乐部玩玩。”杨芸心里一松,想:“终于有点线索了。这个小子,看起来是被我迷住了,不像是蒙我,今晚无论如何都要把真相套出来。”原本胆小的郭玄光计划的时候还是诚惶诚恐的,一看见杨芸后,所谓色胆包天,就让郭玄光无法自拔了。而且杨芸紧张的表情也令他信心大增,决意要以此要挟她。因此郭玄光提出了要杨芸陪他到梁山市另一间豪华俱乐部玩耍的要求,杨芸也只好同意了。在他们的的士离开堂皇门口没多久,一辆私家车从堂皇的停车场开出,也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猜你喜欢